小说屋 > 穿梭在影视剧之中 > 第14章 准备假释

第14章 准备假释

        赤柱,监护科内。

        “啪!”

        “到底为什么为这样,为什么死的人不是程光而是骷髅头!”

        鬼见愁面色阴冷,昨天,他特意离开,为了就是不要背负起再次死人的责任。

        但是他心里是认为,今天来到监狱,死的那个人一定是程光。

        但是今天来到监狱,死的人居然不是程光而是骷髅头,而程光只是受了轻伤。

        这和他原先所想的,完全就是成对立面。

        “仇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我去的时候,骷髅头已经死了。”

        “而且,昨晚死了骷髅头,还有十多个重伤,十多个轻伤,医疗车已经把他们都接去医院了。”

        “等下,典狱长也会来,这件事我们需要给一个交代。”李光平推了推眼镜,一脸讥笑的说道。

        但是这表情,鬼见愁并没有看到。

        他现在心里十分的烦躁,即使昨天他不在,但是他依然是高级惩教主任,所以他也要付出一定的责任。

        想要躲避掉更多的责任,那死掉了大圈龙和骷髅头两人的事情,就不能按在他的头上。

        现在在监狱里,能承受这一个黑锅的,就只有...

        “光平,你跟我快八年了吧?”鬼见愁转过身,感叹道。

        现在能抗下这个责任的只有李光平了,他是惩教主任,这个级别是够了。

        以他这些年对李光平‘这么好’想必,他应该不会拒绝。

        “差不多了,从警校出来后,我就被分配到了惩教署,是仇哥你带我的。”

        李光平内心一阵冷笑,他猜到了鬼见愁要他干嘛了。

        他在警校的成绩只能算是一般,所以不能分配到警务部门,而是惩教署。

        每个来这里的人起初还觉得只是在过度,但是殊不知,来到这里,就代表了你一辈子都可能是在这里面。

        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这里将会是你一辈子的牢笼。

        分配到这里后,是鬼见愁教会了他很多的规矩。

        他也有感激过,但是这么多年,他为鬼见愁做了这么多的事,也算是已经还清了。

        这个黑锅如果背在身,那么他立马就会被革职。

        “光平,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我希望你帮我背上。”

        “你别急,我话还没说完,这件事你帮我背了,我也不会亏待你。”

        “我会给你五十万,让你可以在外面做点小生意什么的,以后你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我也不会吝啬帮你。”

        鬼见愁推心置腹的说道,好话谁都会说,现在关键之际,就是要李光平要为他当替死鬼。

        至于这些条件,等到判决下来,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仇哥...”

        李光平紧皱着眉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内心却是对他满是嘲讽,如果不是程光之前给的这么好的条件。

        也许这件事失败了,他也会答应鬼见愁了。

        只可惜,鬼见愁给出的条件和程光完全就不能形成对比。

        一个天一个地,聪明人都会知道应该怎么选。

        “典狱长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的声音。

        典狱长沈国威一脸阴沉的走进来了监护科,直接坐在了鬼见愁的办公椅上。

        “仇sir,最近a区在你的管理下,似乎很不平静啊。”沈国威直接正入正题,呵声的说道。

        “狱长,这件事确实是我管理疏忽,我也不清楚,这程光居然会这么大胆,居然会杀了大圈龙还有骷髅头。”

        “这件事确实是我管理不善,我是应该对此负责的。”

        鬼见愁说完,连忙朝着李光平打了打眼神。

        现在他把这两宗杀人的事件都推给了程光的身上。

        至于管理不善他也会负责,但是主要的责任他想要李光平来承担。

        “啪!”

        鬼见愁话音刚落,沈国威直接怒拍了一下桌子。

        “仇sir,你觉得你能在监狱里一手遮天是吗?”

        “串谋犯人杀人,提供武器,栽赃陷害,导致另一宗命案的发生,鬼见愁,你胆子可是真大。”

        听到沈国威的话,鬼见愁心里一突。

        这些事,沈国威怎么可能会知道的?

        难道他是在炸他?

        鬼见愁思索了片刻后,连忙假装无辜的说道:“典狱长,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您可千万不要听从一些小人的谣言,他是在误导您啊。”

        他认为,沈国威之所以知道这些,应该是程光告诉他的。

        但是程光可是一个犯人,还是在这两条人命中有参与者的身份,所以,即使程光要告状也没有用,因为他的话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

        “你这么说就是我冤枉你了。”

        “光平,你跟我举报的事情,你自己亲自跟仇sir说说吧。”

        沈国威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了李光平。

        “什么?”

        鬼见愁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了李光平。

        他原以为沈国威知道这些事,是程光说的,但是没想到这些事情居然是他最亲近的手下李光平举报的。

        “你居然敢背叛我?”

        鬼见愁目眦尽裂的望着他,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仇哥,人各有志,我李光平对于你的这些手段,感到了恶心。”

        李光平咧嘴一笑,把跟沈国威举报的话,在鬼见愁的面前,重述了一遍。

        “典狱长,这些事便是我所知道的事情。”

        “而且,我还有证据。”

        李光平把录音笔放在了沈国威的面前。

        沈国威点点头,按下录音笔,里面的对话在办公室内,开始响彻起来。

        鬼见愁听到这些话,满脸的绝望,他知道他已经完蛋了。

        有了这个录音,他根本就避不了,只能等着被审判了。

        “仇sir,你的手段够阴险的,不过很可惜,你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太不重视了。”

        沈国威嗤笑一声。

        一声号令,门外进来了四个狱警。

        “把陈天仇的警帽摘了,押他下去。”

        “yes,sir!”

        四人走到鬼见愁的面前,帮他摘下了警帽,脱掉了狱警衣。

        拿出了手铐。

        把鬼见愁拷了起来。

        “做的不错,大义灭亲,我会向上面申请,以后a区的高级惩教主任就是你了,你要好好的和程光合作。”

        沈国威拍了拍李光平的肩膀,笑道。

        “yes,sir。”

        “thanks,sir!”

        “欢迎程少回归!”

        三天后,监狱的食堂内,一道横幅被披挂在食堂的门口。

        程光走了过来后,看着上面的横幅,一脸的无语。

        这帮人脑子有问题吗?

        哪有人在监狱里面举个横幅欢迎人的?

        “卧槽,我尼玛是想要回归吗?”

        “我想要出狱,我想你妹的回归。”

        程光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和傻标等人互相拥抱了一下。

        “出狱有什么意思,在这里不爽吗?”

        “有的吃有的喝,就是没有妞泡,除此之外,比起在外面差在了哪里。”傻标大笑道。

        “滚吧你,你这老油条是不想出狱,我年纪轻轻可不想浪费在这里了。”

        “不过,你真的就没想过要出狱吗?”

        程光好奇的问道,他知道傻标被判了十三年,现在只剩下三年的时间。

        “不想。”

        傻标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

        “为什么?”程光问道。

        “我虽然是和联胜的人,但是现在的和联胜已经没有我的话语权了,我在这里也许还能过过老大的瘾。”

        “但是出去了外面,可没有人会给我面子。”

        “我年纪也不小了,我可不想从小弟开始拼起来。”

        傻标耸耸肩,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虽然他是为社团而坐进来的,但是这么多年的时间,即使他出去了,又能干嘛?

        字头换了一个又一个,现在的这些分区的话事人,也只有少数的几个是他那一代的人而已,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他这老人去给别人当垫脚石,还是踏脚石,还不如在这里混吃等死算了。

        “你们和联胜确实改朝换代的很快,听说你们这一届的话事人叫什么吹鸡?是你那一代的是吗?”

        程光问道。

        “是,但是吹鸡这家伙,其实就是一个傀儡。”

        “要不是大d资历比较浅,这一届的话事人可能就是他了,不过再让他熬几年,下一届的话事人应该就是在他手里了。”

        傻标说道。

        “大d?”

        程光嘴角一抽,大d这家伙确实是有资格当上话事人。

        但是很可惜,这家伙太嚣张猖狂了,导致了社团的一些叔父对他很不喜欢,而邓天伯则是偏爱阿乐,这才导致大d想要新立旗一个新和联胜出来。

        不过很可惜,这个计划还没实施,就被阿乐蛊惑了,阿乐答应了大d下一届的话事人会是他。

        大d这家伙也是的,跟阿乐钓鱼居然不带头盔,活该被爆头了。

        阿乐这家伙的野心可不是单纯的一届,他可是要连任。

        大d敢在阿乐当上话事人不久提出双话事人这话,也真的是活该被爆头了。

        不过在第二部中,阿乐自己也是被爆头了,虽然不是在钓鱼的时候,是在车上。

        对于这部电影,程光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为人嚣张的东莞仔、只知拼杀的飞机、有勇无谋的大头、只为挣钱的占米和说话结巴的师爷苏,这些都是人才。

        尤其是占米,占米这人很有意思。

        他虽然是卧底,但是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赚钱。

        为了能让自己的生意能打进内地,这才被迫想要去争夺这一个话事人的位置。

        但是他整个人的人生,其实也是悲剧的,他就是很多人的手中的一个傀儡。

        从他选择进入和联胜当卧底开始,他就是某些人物手中的提线木偶,他根本就做不出别的选择。

        他只能被操控着,想要干嘛,也是别人在一言堂。

        “不说这些了,吃饭吧。”

        程光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了,现在的占米应该还是刚刚进入和联胜。

        等到他出去后,在思考要不要掺和一下这和联胜的风云。

        和联胜这个社团,可以说是整个港城人数最大的一个社团,有五万多人,比港城警方都多。

        当然这其中岑差不齐,但是也能证明他的地位。

        而且和联胜的人,基本上都是很守规矩,不会搞出太大的事情来。

        该做生意就做生意,该打就打。

        所以很多时候,港城的警方也拿和联胜没有什么办法。

        应该是对付一些古惑仔,是港城警方的一个最头疼的难题。

        人数多,打架斗殴不会被判刑太久。

        没有拿到真正的核心证据,是很难对付的,所以,对付这些社团,派卧底就是最好的方法。

        如果一个社团里面没有卧底,那就说明,你这个社团连警方都不想去理会。

        “似乎,我们同联顺好像是没有。”

        程光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们同联顺确实是没有卧底在。

        这也许是归功于同联顺的衰败,也可能是归功于同联顺在慢慢的变白。

        联顺财务公司,现在就是同联顺的字头了,经营的也就是那些放贷业务,生意一直以来都是马马虎虎,上不了什么台面。

        次日,操场上。

        程光正在寻找石东升的下落。

        “阿光,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地下判官在哪里。”程光道。

        “你找他干嘛,他平常都是在另一边的操场的,很少会来这里。”傻标道。

        “对了,这地下判官进来多久了,是怎么进来的?”程光问道。

        “进来的时间似乎不长,好像在你之前一个月,至于什么原因进来的,据说他是杀了自己的同事,就是因为他的同事给了一个犯人做了一份伪证。”

        “让那个犯人可以逃脱。”

        傻标想了想后,道。

        程光轻点了下头,起身,走去找石东升了。

        很快,他就在另一个操场上,找到了石东升的身影。

        程光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石东升回过头,淡淡的说道:“你找我干嘛?”

        程光笑道:“没有,只是很好奇你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地下判官,想要来认识下你。”

        石东升摇摇头:“我并不想认识你,程光,我知道你的资料,你虽然也是社团的人,但是你至少没有让我觉得你犯的罪很深。”

        “哦?”

        程光挑了挑眉,有些意外:“有点意思,我设计了大屯,间接杀了骷髅头,但是在你这里,我居然还不算一个犯罪很深的人。”

        石东升道:“因为你做的事,和我很像,他们都是有大罪恶的人,只是你的身份和我不同,如果我是你这个身份的话,也许我会做的比你更狠。”

        程光继续问道:“石东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进来,如果可以,你应该可以把你犯罪的痕迹抹除干净。”

        “但是,你居然没有,而且你选择进到了这里。”

        石东升笑道:“也许吧,不过我进到这里来也是没错,我本身也是一个有大罪恶的人,是应该接受惩罚。”

        “不过,我进到这里,其实是为了杀人。”

        “什么意思?”程光问道。

        “因为那个被判进来的家伙,没有接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他犯的罪,居然只是被判了两年,才两年啊。”

        “那七八条人命,她们都是处在了花季时代,但是,他居然只是被判了两年,我不服,我不承认这一个判决。”石东升紧握着双拳,面色阴寒。

        程光这才释然,石东升之前被判了十五年。

        就是因为那一宗和这一宗很相似的案件,同样的青春年华,但是却命丧黄泉。

        现在又遇到这样类似的案件,又是同样结果,他根本就不能忍。

        所以他选择了进来这里,要亲手了结掉那家伙的罪恶,还有就是他本身也是罪恶之人。

        他也是时候该被惩罚。

        心魔源自那一宗案件,那了结也源自相似的案件,这就是他的想法了。

        “但是你判断错了?”

        “他不在这个仓是不是。”程光好奇的问道。

        “没错。”

        “他不在这里,我曾经想过很多的方法,想过过去那边,但是结果都是不了了之。”石东升愤恨道。

        “如果我有办法把他调过来呢?”程光说道。

        ‘当然是让你杀了他咯。’

        对于这种人程光也是想把他干掉的,七八条人命居然只被判了两年。

        既然有人要动手,那就交给他咯,省的还要花费自己的心思和时间搞这种人。

        “多谢。”

        石东升没有继续询问原因。

        “等着吧,应该不会太久。”

        时间飞逝,转眼间,程光在赤柱已经待了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的时间内,风平浪静,自从半年前鬼见愁被踢走后,李光平上位。

        随后,在两个月后。

        石东升杀了他的目标,随后自杀的事件完结后,程光已经完全统一了赤柱的a仓。

        一转眼的时间,程光已经在此待了一年的时间。

        探监室内。

        骆小牛,哑妹,两人再次的到来。

        “四哥,你叫我注意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最近一段时间,骆祥安一直在联系一家伪钞集团,似乎有大动作。”骆小牛低声附耳道。

        “知道骆祥安和谁联系吗?”程光问道。

        骆小牛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家族的地位可能知道这些事,其余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会告知我。”

        “找律师,我要保释出去。”程光正色道。

        按照现在的发展,灭门的剧情也即将要开始了,他也是时候出去外面了。

        “好,四哥,其实你早就可以出来了,我等下立马去帮你联系律师,保证你明天可以出来。”骆小牛兴奋的说道。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程光欣慰道。

        在这一年的时间内,骆小牛就是程光在外界的代表人,一方面他要帮助程光处理各种事情,一方面还要防止骆家的人知道。

        而且,还要多方的去打听骆家的各种情况。

        好在,这一年的时间,骆祥安等人一直都在专心的想要发展同联顺,没有时间去注意骆小牛的动静。

        不然的话,也许程光这一年的时间在这监狱里面的一些生意都没有这么的顺利。

        “不辛苦,四哥,你是我最尊敬的大哥,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骆小牛崇拜的说道。

        他可是知道程光在这短短的一年的时间发展了这么多事情,可以说,程光在这一年内赚的钱,可以抵得过整个骆家一年的收入了。

        能在监狱里发展这么大的事业出来,他十分的敬佩。

        “嗯,明天记得来接我。”

        “好。”

        骆小牛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四哥,因为最近骆祥安最近的动作有点大,所以差佬那边也有在注意我们骆家。”

        “这一次你出来,这些差佬应该也会来注意你。”

        程光闻言,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用担心。”

        这件事倒是有些出乎程光的意外,这差佬居然这么快就注意到了骆祥安想要搞伪钞的事情。

        再加上,在这个时期,他恰恰好要出狱,这些差佬不注意他才怪呢。

        不过他倒不是很担心,毕竟本身他的身份就是在吸引着差佬。

        ......

        回到三号牢房。

        傻标递上了账本,对着程光笑道:“阿光,这个月我们的业绩又上升了百分之十,你小子又要赚翻了。”

        “这里需求量大,这也是正常,对了,我明天要走了。”程光笑道。

        “走?”

        “你要出狱?”傻标惊讶的呐喊道。

        “什么?”

        “程少,你明天要出狱了?”

        “这么快的吗?”

        傻标的声音,自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

        大家虽然都知道,程光志不在此,但是没想到程光那么快就要走了。

        这时间也未免流逝的太快了。

        “我在这里已经一年了,之前减刑了一年,现在已经可以假释出去了。”

        “放心吧,我走后,我的生意会交给吹水打理,之前是什么模式就是什么模式。”

        “阿正,你也帮忙打理一部分。”

        程光朝着钟天正说道。

        吹水这家伙,虽然对他很忠心,但是打理生意他还是差了点,不过钟天正倒是这方面的人才。

        在往后的两个月内,程光已经把手中大多数的事情都放给了他,也做得很不错。

        有钟天正和吹水两人在,这a仓的形式也不会改变。

        这门生意程光也没打算是做久远,等到两人出狱后,或许就要消散了。

        “程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钟天正郑重的点了点头,保证道。

        这一年内,他跟着程光学了很多,而且他身为程光的得力助手,自然也是获得不少的利益,他现在少说也说几百万的身家。

        在外面,他还有一个儿子,这一年内,托人让他儿子去最好的学校。

        也因为有程光的关系在,他有一些机会可以出去外面看看自己的儿子。

        这样的生活,是他以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都是有了程光的帮助,他才有今天,他还有三年也要出狱了。

        到时候出狱后,能有一些家底做一些别的事业,养好自己的儿子,给他良好的生活。

        “阿光,出去后,你可千万要小心了,外面可比这里复杂多了。”

        傻标拍了拍程光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的,叫人去买点好东西进来,今晚大家好好的吃一顿。”程光说道。

        “嗯,我这就去让人弄。”

  https://www.xiaoshuo5.com/84_84556_5276196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5.com。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