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 93、清醒

93、清醒

        既然对方已经放了狠话了,阿褪也不再含糊,拿出了法杖与罗杰尔的刺剑。

        至于为什么会是罗杰尔的刺剑……

        一是因为不会真的杀死狄亚罗斯,所以不会拿招魂铃进行围殴,这是阿褪的温柔。

        二来则是因为她力气不大,细小的刺剑适合她。

        路叶的储物空间中存放的几乎都是武器,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移动的武器库。

        勒提亚则劝说着狄亚罗斯,大概就是你打不过两人之类的话。

        路叶则表明自己作为知情人,不会插手。

        这给了狄亚罗斯更多的动力。

        阿褪紧了紧手中的刺剑。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其他人近身战斗。

        不过没办法,路叶说这也是计划的一环,必须自己上,否则就起不到效果。

        当然,阿褪不明白这效果到底是什么就是了。

        山道之上,黑焰滚滚,灼热的空气让口腔都变得焦躁。

        夹杂着比体表温度还要高的热风吹拂而过,山腰上的那些树随风摇曳,但却没有一片落叶飘落。

        紧接着,战斗开始了。

        阿褪与狄亚罗斯战斗的样子,简直是精彩绝伦。

        这是理所应当的,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看两个菜鸡互啄更精彩的呢?

        这两人的战斗,是勒提亚看了都在心里直呼下饭的程度。

        这是自然的。

        阿褪擅长法术、祷告与招魂铃的使用,但在白刃战上并不熟练,也并没有使用法术的空闲时间。

        狄亚罗斯虽然也菜,但比阿褪要稍强一些,仗着手中花瓣鞭的长度占据了优势。

        不过路叶也看出来,狄亚罗斯显然是接受过家族的一些训练,动作居然还有模有样的,而且动作也没了之前的软弱感,每一次挥打长鞭都带着十足的力量。

        路叶知道,这是仇恨所催生出来的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褪逐渐落入了下风,她催动罗杰尔刺剑的战技,辉剑显现,但却被狄亚罗斯用随身携带的遗迹石头破解了。

        这让阿褪感到有些惊讶。

        辉圆剑阵的特点是保护使用者,辉剑会自动追踪袭击而来的敌人和物体,狄亚罗斯的反应竟然这么迅速,立刻就能朝自己投掷石头,来触发辉剑的保护机制。

        “你这么弱,居然杀得了我的兄长!?”狄亚罗斯说,“你不可能杀了他!”

        “正面对决的话我肯定打不过这种人啦,但趁他休息的时候,悄悄割掉他的喉咙可是没问题的,”阿褪一边笨拙的挥动刺剑一边说,“运气也是势实力的一环呐,你不会认不出你们家族相传的头盔吧?”

        “混蛋,我要杀了你!!”

        看到狄亚罗斯的表现,路叶终于确信了关键的一点。

        狄亚罗斯还有救。

        安排阿褪上场的理由就是这个。

        对手这么弱,就算是热血冲上了头,也该怀疑了。

        如果真的是为了给尤诺·霍斯劳报仇,那么狄亚罗斯一定会像刚才这样开口询问。

        但如果狄亚罗斯没有选择开口,而是继续战斗,那么他的意图就很明显了,要杀死阿褪,用她的血玷污自己的双手,走上塔妮丝所说的“英雄道路”。

        不过很可惜,就算狄亚罗斯如愿走上了这条路,等待他的,也只会是不得善终。

        他不会成为英雄,只会称为拉卡德的一块垫脚石。

        当然,路叶知道自己和阿褪是无法轻易让狄亚罗斯回心转意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

        谁给他种下的“英雄”种子,谁就来负责排除。

        也不知道梅琳娜还有多久才把人带来……

        没过多久,筋疲力尽的阿褪就跌坐在了地上。

        狄亚罗斯对阿褪高高的举起了花瓣鞭。

        路叶的手指轻动,帝具次元方阵·香格里拉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

        “去死吧……”

        狄亚罗斯看着阿褪说道,但没有急于下手。

        他想看弑兄之人求饶的样子,为尤诺·霍斯劳报仇。

        但得到的回应却是阿褪的笑。

        “不会吧,你想杀人,却接受不了自己身边的人被杀?”阿褪说,“要我说,你真想成为叛律者的话,当初就该跟我一起去杀了尤诺·霍斯劳,这样一来,你就如愿走上了塔妮丝给你指的路,还能成为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再也没人会把你当成家族的耻辱……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阿褪的话嘲讽性拉满。

        “住口,你不配提那个名字!”

        正当狄亚罗斯准备挥下带有致命倒刺的花瓣鞭时,

        不远处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盔甲的晃动声。

        脚步声不大,但却十分沉稳,感觉像是一块磐石朝这边压迫过来,让人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那边去。

        狄亚罗斯朝那边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铠甲下面的人正朝这边走来。

        “你是谁?”

        “叛律者。”对方说道,声音因头盔内的空间而微微回响。

        “对同伴下手,触犯戒律,清除叛徒。”

        话音刚落,对方就朝这边冲了过来,并不打算多说一句话。

        听到对方说话的语气和习惯,狄亚罗斯稍有疑惑。

        但看到对方刺来的长剑时,这点疑惑瞬间烟消云散。

        火山官邸内派来清理叛徒的叛律者!!

        狄亚罗斯甚至顾不得处理阿褪,就朝着后面跑去。

        但对方穷追不舍,而且穿着全身铠甲奔跑的速度甚至比狄亚罗斯要快。

        在对方快要追上自己的时候,狄亚罗斯突然一个翻滚,滚到了侧边,然后趁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花瓣鞭再度挥出,打出劈裂的声响。

        对方的眼神似乎很好,能够清晰的捕捉到鞭子运动的轨迹,从容应对,用剑去接住攻击,然后顺势让鞭子缠绕在上面,在牵制住狄亚罗斯的同时进而接近他。

        狄亚罗斯的头上冒出了冷汗。

        这样下去会被杀死。

        他松开了花瓣鞭,朝着后方的山崖跑去。

        虽然是山崖,但下方的斜坡可以让他以最快速度逃跑。

        论撤退,狄亚罗斯自认还是有信心的。

        奇怪的是,身后并没有追赶的脚步声传来。

        怀着好奇的心,狄亚罗斯朝身后看了一眼。

        然后,他停下了脚步。

        那个叛律者的确没有追他,但他却抓住了勒提亚,轻松的将她提了起来,捏住她的咽喉使其昏迷了过去,然后将剑横在了她的脖子之上。

        “勒提亚!”狄亚罗斯喊,“放开她!”

        “哎呀,很遗憾呢,”路叶来到叛律者身边喊道,“叛律者先生似乎跑不动了,他让我传话给你,想要这个叫勒提亚的女人活,你就过来。”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路叶说,“这位叛律者让我转告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得付出代价,这就是当叛徒的代价。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就这么逃走,但这个女人会被割下脑袋,尸体切成小块扔给指头怪物当晚餐。你今天安全了,可这以后你还是会继续被追杀。”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叛律者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开口,但狄亚罗斯不知道。

        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勒提亚,以及被锋利的剑刃勒出的血丝,狄亚罗斯明显急了。

        要是普通的侍女,他可能不会这么上心。

        但勒提亚是从小陪伴他一起长大的人,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亲人,他不可能像对待普通侍女那样对待勒提亚。

        “我可以发表一下个人意见吗?”路叶说,“虽然我们之前救了勒提亚,但现在可不能再救了。要不然,你还是乖乖过来吧,勒提亚不在狩猎委托中,你过来了,她就能活,我们之前救人一命也不算白费功夫了。”

        “反正,你在家族里也不被看好吧?你对家族来说是耻辱,可有可无,唯一对你好的兄长,不久之前也被那个脑袋上倒扣着壶的女人杀了,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你想走上塔妮丝说的道路,证明自己,这无所谓,可现在却害得勒提亚这样……”

        “我要为我哥哥复仇!!”狄亚罗斯狠厉的说道,额头青筋暴起。

        “可以啊,这样你还能如愿走上什么英雄之路,再也不会被别人看不起,但那之前,你为之复仇的对象还得再添一人。”路叶看向勒提亚,“就是她。”

        狄亚罗斯看着昏迷过去了的勒提亚,最终点头,声音从牙缝里流出。

        “好,我过来。”

        他朝着这边一步步走来。

        然而就当他走到路途的一半时,他突然奔向阿褪。

        路叶的身影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了阿褪的身边,一脚踹她屁股上把她踹走。

        阿褪惊呼一声,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狄亚罗斯不明白路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但他顾不得那么多,冲上去将匕首架在了路叶的脖子上,刀刃紧贴着他的咽喉。

        “想要他活下去,就放了勒提亚!”

        “拜托欸!”阿褪揉着被踹的地方说,“路叶又不是那个叛律者的情头!你绑他也没用啊!”

        “这就是你想走的路?”这时,叛律者开口了。

        狄亚罗斯一愣,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那你就杀掉他吧。”叛律者说,“这样在你死前,至少能弄脏你的手。”

        “为什么……?”狄亚罗斯搞不清楚对方这样提议的动机。

        “不管你怎么说,我会把这个女的杀了,然后再来杀你。”

        说着,叛律者将勒提亚按在了地上,高举手中的剑刃,似乎要像路叶说的那样,将勒提亚的头颅砍下来。

        “不、不——!”狄亚罗斯发出了嘶哑的吼叫。

        “住手!我过来就是了……放了她!”

        “为什么?杀死那个男人,然后逃走,在被追杀的途中,走上那条路,等成为了强大的战士再回来……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你明明是为了玷污自己的手才来到火山官邸,成为叛律者的一员。杀死那个男人之后,这个女人也会因你而死,这不符合你的期待?”

        “没有,”狄亚罗斯的匕首离开了路叶的喉咙,“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不再令家族蒙羞,想成为像我兄长一样强大的战士,才来到这里的。”

        “我已经没有了兄长,我不能再失去勒提亚……放了她,我随你处置。来到火山官邸,其实只是我自私的愿望。”

        狄亚罗斯走向叛律者。

        而叛律者也松开了勒提亚。

        两者走到一起的时候,叛律者突然一拳将狄亚罗斯击倒。

        他并未使用剑,而是用拳头一次一次的殴打着狄亚罗斯。

        狄亚罗斯被打得吐血,脑袋晕头转向。

        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不给自己一个痛快。

        这是在侮辱自己么?

        他想反抗,但却发现自己已经没力气了。

        “唔,杀、杀了我……”狄亚罗斯的话语模糊。

        “杀了你?我以前说过,不会让家人置于危险中……霍斯劳以血代言。”

        听见这句话,狄亚罗斯猛地睁大了双眼,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等对方似乎打够了之后,才说道:

        “你真是个蠢货,狄亚罗斯。”

        叛律者一把抓下头盔,露出一张狄亚罗斯无比熟悉的脸。

        ——尤诺·霍斯劳!

        “哥哥……你没死。”

        “我当然没死。”

        “可……”

        “骗局。”尤诺·霍斯劳说,“他们找到我,说你成为了叛律者,还带着勒提亚,你不肯离开,于是我就来了。”

        “我再问一次,像之前那样的行为,就是你想要走的路?”

        “不、不是的,我错了……”狄亚罗斯说,“我以为成为叛律者,跟其他褪色者厮杀就能成为战士,走在像你一样的路上……”

        “火山官邸,以前也来找过我。”尤诺说,“在成王的道路上,我杀了不少褪色者,双手沾满了血,我明白自己早就走在染血的道路上。但,与叛律者不同,我绝不会称自己为英雄。”

        狄亚罗斯低头。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被疼爱自己的兄长暴揍。

        但这让他清醒了不少。

        “对不起……”

        “你该和勒提亚去说,她总有一天会被你害死。”

        “嗯。”

        “既然明白什么对你更重要,就带勒提亚回去。”

        “嗯,谢谢……”

        “这话也不该对我说。”

        狄亚罗斯看向路叶和阿褪。

        是他们去找的兄长。

        也是他们救的勒提亚。

        尤诺说得没错,自己似乎还从未对他们正式道谢。

        他想道谢,可是那两人已经走远了。

        他们似乎并不期待道谢,就像是随手帮助一只迷路的蚂蚁重回正轨一般,做了就做了。

        “有机会的话,总会再见吧。”尤诺说。

        “对了,哥哥,你的头盔……”

        “作为打败了碎星将军拉塔恩的人,值得尊敬,借用一下头盔而已,不算什么。”

        碎星将军拉塔恩?

        狄亚罗斯看向路叶,刚才被自己拿刀架着脖子的人,居然打败了拉塔恩?!

        狄亚罗斯这时候才明白,要是自己当时真的准备对路叶动手,那么死的只会是他自己。

        (本章完)

  https://www.xiaoshuo5.com/84_84905_5535710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5.com。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