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331章 你怎么穿着妃妃的衣服?

第331章 你怎么穿着妃妃的衣服?

        2011年2月2日。

        除夕。

        香江国际机场,一片繁忙而有序的景象。

        出站口的接机人群中,陈筱雅、龙诗颖和孙琪琪已经等候了许久。

        却是一直没有等到要迎接的人。

        “看来应该是晚点了。”孙琪琪眯了眯美眸,轻启红唇。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非得除夕了才出发来香江!”

        陈筱雅鼓了鼓腮帮子,对此有些意见。

        龙诗颖凑过去,握住闺蜜的手,笑着道:“筱雅,你别抱怨了,小心陈师兄知道后,把你送回锦城。”

        “切!”

        陈筱雅不屑一顾,仰着下巴:“到时候我有妃妃嫂子和奶糖嫂子保护我!才不怕我哥呢!”

        她说完之后,又看向闺蜜,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诗颖,我是万万没想到,咱俩说好的当一辈子闺蜜!结果你……”

        “你居然想当我嫂子!”

        声音不大,但让龙诗颖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

        她轻语道:“筱雅,我没想当你的嫂子,我只是想永远陪着陈师兄。”

        “…………”

        陈筱雅撇了撇嘴,心中无语又郁结,怎么事情变成了今天这样?

        我的嫂子也太多了吧?!

        都怪花心大萝卜的陈羽!

        “诗颖,问你个事儿。”

        “什么?”

        “你眼睛多少度了?是不是快瞎了?怎么会看上我哥呢?”

        “筱雅,你胡说什么呢?”这声音是从她俩一旁的孙琪琪口中传来的。

        “琪琪姐,啊不,琪琪嫂子……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我哥也没多优秀啊,他怎么就让你们都沦陷了呢?”

        陈筱雅大拇指掐着小拇指,眼神中带着几分对老哥的嫌弃,道:“他不就长得有一丢丢帅,有一丢丢钱吗?”

        孙琪琪和龙诗颖哑然,这丫头管陈羽胜过彦祖、城武的颜值,叫一丢丢帅?管几千亿的身家,叫一丢丢钱?

        当然,说起钱色,她俩都不图陈羽的钱!

        今后余生能够陪伴陈羽左右,她俩就已经很知足了。

        “怎么不说话啊?”陈筱雅好奇地看着她俩,“怎么脸都红了?”

        而就在这时,忽的一下,她们的耳中落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筱雅!”

        陈筱雅循声望去,果然瞧见了大伯母满脸笑容地朝自己跑过来。

        她也赶紧迎过去,抱住了李娅玲,开心又激动。

        “大伯母!”

        婶婶和侄女拥抱了一下,陈镇东两兄弟和潘潇潇出来看着这一幕,也看着一直等候着的孙琪琪和龙诗颖,皆是脸上挂着开心喜悦的色采。

        孙琪琪和龙诗颖上前躬身以待,一副毕恭毕敬的晚辈姿态。

        “玲姨、东叔、小叔、小婶……”

        李娅玲打量了一下孙琪琪和龙诗颖,这俩丫头她以前就见过,也认识。

        尤其是龙诗颖,李娅玲知道她是自家儿子的贴身小秘书。

        还有一个外号――“小师妹”。

        而孙琪琪,李娅玲以前对她的认知,就是芷落丫头的表姐。

        但如今,她俩却成了陈羽那小子的女友……

        果然,我家臭小子的那张嘴,就是骗人的鬼!

        “琪琪、诗颖,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先不说别的了,回家吧。”

        “玲姨,妃妃姐和鼐棠姐呢?”孙琪琪脸上挂着一点绯红,扫了一周,没发现许恩妃和夏鼐棠的身影。

        李娅玲笑眯着眼睛:“她俩这会儿应该在鹏城,似乎鼐棠有什么工作方面的事儿要处理,妃妃就去帮着带凌霄那小丫头了,他们会晚点来香江。”

        众人恍悟,出了航站楼,来到一辆黑色保姆车旁,七座刚好。

        回沙宣道半山豪宅的路上。

        陈镇东好奇开口道:“小羽怎么没来接机?”

        龙诗颖解释道:“东叔,陈师兄他这会儿正在医院呢,苏总和林总今天做孕检,陈师兄陪着她俩。”

        陈镇东心中了然,也不再问什么。

        倒是李娅玲叽里呱啦说个不停,陈镇东都有些嫌烦了。

        不过孙琪琪和龙诗颖,倒是一直赔笑,附和着陈羽母亲抛出来的话,虽然没有婚礼、结婚证,也没有孩子,但不管怎么说,她俩都是发自真心地将李娅玲当成了自己婆婆。

        陈镇海和潘潇潇时不时会说上两句“小羽真是好福气”之类的话,引来陈筱雅一阵吐槽,这丫头虽然心中是陈羽的好妹妹,但总是表现出一副毒舌的样子,让人好气又好笑。

        ……

        另一头,香江的一家顶级私立医院里,陈羽一边翻阅着俩女友的孕检报告,一边听身旁领头的医师解释着。

        “陈董,您的两个女儿都非常健康,苏小姐和林小姐的预产期,大约都是在4月1日前后。”

        “3月初,苏小姐和林小姐再来医院做一次孕检,然后就是在预产期前一周,办理入院手续即可。”

        “好的,多谢黄医生。”陈羽微微一笑,扫了扫黄医生和他身后的一众产科医生,“诸位都辛苦了,今天过年,我让医院给大家发一个大红包!另外,明年开始,产科医务人员的基础工资都翻一倍!”

        ――没错,如今这家顶级的香江私人医院,也是陈羽家族的产业。

        没办法,谁让林幼稚那么喜欢买买买呢?

        自家用得上,也买得起,那就买下来呗。

        而且,陈羽也被香江的狗仔记者们偷拍得烦了,对于家人隐私这一点,他还是极度看重的。

        众医生得知会有一个大的过年红包,明年基础工资还翻倍,顿时对陈羽感激涕零,这么好的老板,人间难得啊!

        将他们打发走之后,陈羽便也带苏小狸和林幼稚,齐齐回家了。

        三人几乎是全副武装,口罩、墨镜、遮阳帽……出了私人医院。

        他们上了一辆防弹的凯迪拉克轿车。

        司机不是别人,而是方和这小子,陈羽坐在副驾。

        袁幼缘跟苏小狸、林芷落坐在后排。

        “听说陈叔叔和玲姨今天都来了?”方和车开得很是平稳,笑着问道。

        陈羽平静地嗯了一声:“过年嘛,本就是家人团圆的日子。”

        “那苏叔、林叔他们怎么都回去了?”

        “你小子故意这样问的吧?”

        “我怎么了?”方和微微愣了愣,颇为不解,“有什么问题吗?”

        陈羽一阵无语地看着他:“…………”

        袁幼缘咳嗽了一声,提醒自家男人不会说话就闭嘴吧!

        同时,她轻轻捏了捏苏小狸和林芷落的小手,笑眯着眼睛:“没事的,小狸、芷落,这次春节我跟方和也没有家人陪,我们可以一起过啊。”

        林幼稚眸中闪过一点点难过之色,但很快又甜甜地笑了笑,她摇了摇头,高高的马尾似拨浪鼓甩啊甩的。

        “袁姐姐,我没关系呀,有陈猪和小狐狸他们在身边,我很开心的。”

        小狐狸随之微微颔首:“嗯,有小羽在的地方就是家。”

        林幼稚愣了一瞬,目光投向小狐狸,鼓了鼓香腮:“那有我在的地方呢?”

        小狐狸憨憨的,也很真诚:“芷落,你在的地方,小羽也会在呀,我们不是说好了,永远都不会分开的吗?”

        林幼稚开心地笑起来,梨涡浅浅,就给小狐狸一个爱的拥抱。

        方和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心中惊叹的同时,又瞥了一眼副驾的发小,藏在墨镜后的眼珠子里全是羡慕!

        陈羽自然是察觉了这小子的心思,想着谁叫你是个妻管严?

        你不服可以找袁姐姐商量嘛,看她会不会打断你小子的腿!

        回到半山豪宅。

        陈羽扶着两个孕肚显现的小女友下车,然后一问才知道爸妈还没有到。

        他便先让苏小狸和林幼稚回房休息了。

        但这俩丫头闲不住,尤其是林幼稚,非要去周边的那个人工湖逛一逛,陈羽也就让几个女保镖跟着她俩去了。

        刚出门,苏小狸和林芷落就碰到了霍青柠,说起要去附近的人工湖喂鱼赏景,霍青柠也就跟她俩搭了个伴儿。

        陈家的豪宅里。

        陈羽跟方和、袁幼缘聊起了家长里短,也聊起了全面转到线上的方圆虚拟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今方和和陈羽虽然还是ds币最大的持仓人,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像从前那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是看着华尔街资本不停抬高这玩意儿的价格,他们的身家也再度暴涨了一番。

        只不过,陈羽没打算短期内将ds币变现,这种热度超过比特币的虚拟加密货币,没有自己砸盘控价,将来它的单币价格超过前世巅峰期的比特币也不是不可能,届时自己再来收割一波华尔街和全球资本的韭菜!

        方和大抵也知道自己发小的计划,想着这狗东西怎么就逮住华尔街资本薅羊毛了?

        不过这种割洋韭菜的感觉,真踏马的爽!

        “话说回来,你俩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陈羽端起一盏西湖龙井茶,浅浅抿了一口,抬眼望向二人,打趣着问道。

        袁幼缘愣住了,方和也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我今年才20岁,要个毛线的孩子啊?”

        “你这话说的,我和小狐狸、林幼稚,不都才20岁吗?”

        “你好意思说,你个禽兽!”

        “嘿,你小子,把我的好心当驴肝肺了是吧?上次我跟我爸通电话,他还说方叔看到我家小凌霄和小云卿,也念叨着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眼睛都瞪直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好心?好了,别说这个,袁姐姐,你也别听陈羽瞎说……”方和脸色很是窘迫,讪笑着看向袁幼缘。

        袁幼缘漂亮的脸蛋上已然爬上了一抹红晕,她知道双方公事也聊完了,就找了个理由,说是出去陪苏小狸她们,赶紧溜了。

        袁幼缘出了门,心中很不爽,换成别人那样开玩笑,她早就反手一个擒拿了,但陈羽在他身边人心中的地位都很高,自己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跟他红脸,只能溜了……但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跟方和考虑结婚生孩子的事情了?托陈羽当初给股份的福,他俩现在也不缺钱,也不缺时间和精力,正是生养孩子的好时机。

        要不然过上几年,等陈羽又有什么鬼点子,要她跟方和去全新商业领域“冲锋陷阵”,她就更不好怀孕了,越想这些,这位齐肩短发的御姐就越是羞涩,但似乎也下定了决心。

        陈羽在豪宅大厅里继续跟方和开着玩笑。

        没有女人在的时候,兄弟俩方才一点也不忌讳,什么都敢说了。

        十一点左右。

        一辆黑色奔驰保姆车停在了陈府的前院,来者自然是陈羽的父母叔婶、妹妹女友。

        他们一下车,就有女管家来禀报这事,陈羽收敛了笑容。

        方和开玩笑道:“看来,也只有玲姨才真正镇得住你这狗东西啊!”

        陈羽耸了耸肩:“能镇不住吗?想上次我和妃妃的事情被她撞破,差点被她给打死了……还好我爸拦着。”

        “没事,这次玲姨要是再揍你,我帮忙拦着!”

        “你个黑胖子,占你爹的便宜是吧?”

        兄弟俩开了一阵玩笑,陈羽耳中传来了脚步声和议论声。

        他便出去迎接父母叔婶了。

        “爸妈,小叔,小婶……”陈羽跟他们打了声招呼。

        却是刚想说点问候寒暄的话,他就被李娅玲走过来揪住了耳朵,一点面子也没给陈羽留,主要是这里都不是外人。

        “你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担心死我和你爹了?!”

        “跑一趟香江,你居然还卷入了刑事案件?”

        “你小子小时候捅的篓子还不够是吧?都快20岁的人了,你要把这天都捅下来吗?”

        李娅玲上来就是一番斥责,陈羽耳朵被揪得青痛。

        果然还是记忆中妈妈的“味道”!

        见到陈羽被李娅玲揪着耳朵训斥,陈筱雅一边心疼老哥,一边开心总算有人能收拾这家伙了,而孙琪琪和龙诗颖皆是蹙着俏眉,一脸担忧的模样,陈镇东自然也是有些怪责自家儿子跑香江差点惹大祸的,但所幸已经真相大白了。

        “事情都过去了,娅玲,你就别追究这事儿了。”陈镇东开口劝阻了一番,“儿子没事就好,再说了,你也要相信他。”

        “相信他?你有几个儿子啊?这小子要是真把天捅破了,到时候谁给你送终啊?”李娅玲依旧不放手,死死揪着儿子耳朵,陈羽只顾着疼,都来不及辩驳了。

        陈筱雅这时开口了:“没事儿,大伯母,大伯,以后我给你俩……”

        最后俩字还没说出口,她就被潘潇潇捂住了嘴。

        “呸呸呸!大过年的,不许说晦气的话!”

        听着老妈这么双标,陈筱雅一脸茫然,这不是大伯母先提起的吗?

        合着我们这些晚辈没人权是吧?

        潘潇潇将闺女拉到一旁,陈筱雅自然嘀咕了起来,龙诗颖在她耳畔轻语了一句“陈师兄这会儿都没人权,咱们还能有什么人权呀?”,陈筱雅豁然开朗。

        最终还是方和跑出来劝说,李娅玲才放过了儿子。

        “以后不许再惹事儿了!”

        “不管你这辈子赚多少钱,命都只有一条,人生也只有一次!”

        “我和你爸以后不想去牢里面看你!你小子听清楚了没有?!”

        李娅玲之前无意间看到儿子在香江惹出的大新闻,当时差点吓晕了,虽然后来妃妃和鼐棠都跟她讲清楚了来龙去脉,但毕竟是妇道人家,也人到中年了,她是真不想看到儿子遇到一点风险啊!

        陈羽也知道老妈爱之深责之切,欣然应允,并做出了保证。

        李娅玲这才将事情翻篇,转而看向方和,这小子如今还长帅了,不再是小黑胖子了,她立刻表现出一副慈眉善目的长辈姿态,笑问道:“方和,你女朋友呢?”

        “袁姐姐,幼缘她出去找小狐狸她们了。”面对玲姨,方和还是非常恭敬的。

        李娅玲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道:“对了,你和幼缘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啊?”

        “你爸妈可是在我面前念叨了好几次了。”

        方和脸色一僵:“…………”

        陈羽咳嗽了一声:“我就说吧,我可没骗你,抓紧时间哈!”

        方和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讪讪一笑。

        ……

        不多久。

        小狐狸和林幼稚一行人都回来了,李娅玲见到这俩身怀六甲的儿媳妇,顿时眼睛里充斥的全是一股名叫“关爱”的色彩。

        “小狐狸,芷落,最近身体还好吗?”

        “肚里的宝宝怎么样啊?”

        “陈羽那个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们?有没有惹你们生气?”

        苏小狸和林芷落在陈羽母亲面前都非常乖巧,齐齐摇了摇头。

        “玲姨,陈猪他没惹过我生气。”

        “妈,小羽对我一直都很好的。”

        “???”

        林幼稚疑惑地看向苏小狸,怎么咱俩称谓不一样啊?

        李娅玲笑了笑,轻轻握住林芷落雪白嫩滑的手儿:“丫头,你也可以叫妈。”

        林幼稚开心一笑,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妈”。

        李娅玲也满足地应允了一声。

        然后,苏小狸和林幼稚就跟李娅玲说起了肚里宝宝的情况。

        “小老太太”如今最关心的,也的确是她俩肚子中的孩子。

        “两个都是女儿?”

        “谁跟大一些啊?哦……我忘了,你俩是同一天怀孕的。”

        “只有两个月就到预产期了?两个宝宝的名字取好了吗?”

        林幼稚笑着点头,摸了摸隆起的腹部,自豪道:“这个闺女叫陈新月!”

        她又伸手去摸了摸小狐狸的肚子,开心道:“这个闺女叫陈星若!”

        李娅玲自然是开心极了,但也有顾虑道:“芷落,之前陈羽不是说,你爸爸要求你俩的孩子,要姓林吗?”

        “嗯……的确有这回事,不过户口上的名字只能是陈新月!”

        林幼稚非常坚定地说道。

        这可把李娅玲心里乐开了花,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毕竟是上一辈的人,对姓氏传承还是看得很重的,凌霄和云卿跟着他俩的母亲姓,这让“小老太太”颇有微词。

        ――别说老陈家里有没有皇位要继承,皇位的确没有,但是几千亿资产还是有的!

        只不过,陈羽作为四个孩子的爹,他对几个娃的姓氏都不在意,李娅玲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法律上明确规定,孩子的确是可以跟母亲姓的!再说了,许夏两边的亲家、亲家母,人家也非要这个作为条件,李娅玲就更不好说了。

        等到中午,陈羽也没有等到妃妃和鼐棠来香江的消息。

        一问,才知道奶糖此刻还在鹏城,跟“s&t”全球总部的员工们、科学家们、工程师们开会,探讨光刻机硬件项目分解后的一众难题攻关。

        陈羽一阵无语,都除夕了还不放假?

        你比我这个黑心资本家还要过分啊!

        而妃妃则在帮着奶糖照顾小凌霄,如今这小丫头已经七个月了,小云卿也六个月大了,姐弟俩刚好差了一个月。

        陈羽看着视频里的两个小家伙,喜欢得不得了!

        凌霄这小丫头,一见到爸爸,漂亮粉嫩的小脸上就挂上了一抹纯真开心的笑容,只不过没有像以前那样,还咯咯咯笑个不停了,而许云卿这小子,简直就跟小时候的陈羽一模一样,要不是穿着纸尿裤,估计也得双手插兜,耍一耍帅了。

        ――至少许恩妃是这样说的。

        最终,陈羽还是催了催夏鼐棠,她这才给科研院的成员们放了个假,也跟妃妃带着俩宝贝来香江了。

        两大两小抵达陈羽的半山豪宅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的事情了。

        哪怕是在靠近热带的香江,这个时间的天空也出现了暮色,只不过农历新年的喜庆氛围,在这座城市也同样浓郁,只要有华夏人的地方,无论东西南北球,这一天都是属于华夏人的热闹!

        夏鼐棠见到陈羽的时候,心中憋着一肚子的气。

        “我在开会,你催什么催?”

        “今天除夕……”

        “我还不是为了你的项目,不然我会这么辛苦、这么累吗?”

        “…………”

        “要不是看在凌霄想爸爸的份上,我才不会这么早来香江!”

        夏鼐棠碎碎念个不停,似乎有很大的怨气。

        但陈羽抱着自己宝贝闺女,转身就进屋了。

        懒得理正在气头上的小老虎。

        以陈羽对她的了解,今晚第一个来找自己的,肯定也是她!

        夏鼐棠怔怔地看着陈羽抱着闺女离去的背影,眨了眨漂亮的杏眼,有些疑惑地看向身旁的许恩妃。

        “妃妃,陈羽他都不理我了?”

        “嗬嗬嗬……奶糖,小羽他不理你,你干脆也不理他,坚持48小时,看他服不服软?”

        “…………”

        夏鼐棠沉默了一阵,俏脸已然爬上红晕,最终目光看向地面,以极小的幅度摇了摇头。

        48小时?

        8个小时她都坚持不了!

        “妃妃……”

        “嗯?”

        “今天虽然是除夕,但不能陈羽有什么条件,你都无脑答应他,知道吗?咱们得有原则!”

        许恩妃听着夏鼐棠一本正经地突然说起这事,不禁莞尔一笑。

        “好了,我知道了,有原则。”

        “嗯!”

        然后,夏鼐棠就找到了苏小狸和林芷落,私语了一番。

        小狐狸和林幼稚皆是眨了眨眼睛,接着对视一眼。

        点了点头。

        夜色渐深。

        在香江薄扶林沙宣道的一处半山豪宅中,陈羽一大家子人和和美美地吃起了年夜饭,方和、袁幼缘也在这里。

        觥筹交错之间,在座的男人们都喝了不少酒,陈羽亦是微醺状态,众人家长里短地谈天说地。

        豪宅里时不时就会响起一阵哄笑声。

        几个小时过去,方和喝醉了,醉得趴桌底下了,过去一年的糟心事太多,他也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和放松了。

        陈羽让他和袁姐姐今晚就在这里住。

        但袁幼缘推辞了,哪有除夕夜和正月初一住别人家里的道理,至少眉州没有这个习俗。

        这位英姿飒爽的御姐,就开着自家的凯迪拉克,载着醉得不省人事的自家男人往家里驶去了。

        从沙宣道的半山豪宅到方和家的别墅,不算太远。

        但就在汽车行至半途的时候。

        砰!

        砰!!

        砰!!!

        一束束烟花在香江各地冲天而起,划破了静谧漆黑的夜空,最终伴随着一声声巨响,夜空中爆炸的烟花犹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瞬间绽放,似无数道流星划过黑夜。

        火树银花!

        袁幼缘看了看车载时间,果然已经午夜12点了。

        然后,接下来半个小时的时间,整个香江就没有停过烟花秀!

        这座城市,似乎都被这些烟花照成了白昼!

        半山豪宅的天台上,林芷落看着这满天的烟火,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09年夏天的那个晚上,那时她刚跟陈猪表白。

        在眉州最高的地标酒店天台,当时陈羽就抱着送她的生日礼物熊熊抱枕,她拉着自己心上人的胳膊,蹦蹦跳跳,满心欢喜地看着“东风夜放花千树”的眉州城,心里想的全是他俩的未来,真的能走到一起吗?

        转眼过去,却是已经越过千山万水,她跟他,连宝宝都有了。

        林幼稚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腹部,温柔地笑了笑。

        “新月,你知道吗?你是爸爸妈妈爱的见证。”

        “你说,爸爸更爱妈妈,还是妈妈更爱爸爸呢?”

        “当然是妈妈更爱爸爸呀,你爸爸高中时随便唱几首歌,就把妈妈给骗走了!但是,妈妈心甘情愿呢。”

        苏小狸站在林芷落的身后不远处,盯着这一幕,不禁眨了眨漂亮的狐狸眼,看上去呆呆的,但她心如明镜。

        她走过去,温柔轻语道:“芷落,该回房休息了。”

        林幼稚莞尔一笑,也有点不好意思:“你都听到了?”

        “嗯。”

        “小狐狸,谢谢你这么善良,如果换做别人,我可能就不能跟陈猪在一起了,也不会有新月。”

        “芷落,你别说这些,我们是一家人呀,永远的一家人。”

        小狐狸很认真地如是说着,温柔而软乎乎的,林幼稚心中一阵感动。

        而与此同时,二楼的主卧里。

        夏鼐棠看着醉醺醺躺在床上的陈羽,蹙起了柳眉:“你真不去洗个澡吗?”

        “不洗了,我脑袋晕乎乎的,只想睡觉。”陈羽眼都没睁。

        “你!再说一遍!”夏鼐棠咬着小虎牙,几乎是一字一顿。

        陈羽感受到了小老虎的不开心,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坐起身,咳嗽了两声:“那个……奶糖,我……”

        “嗯?”

        “咳咳,那个……好吧。”陈羽想着自己的确是喝了不少酒,但看着小老虎杏眼寒光的样子,只能去主卧自带的盥洗室洗澡了。

        夏鼐棠得意地笑了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睡衣递给了他。

        陈羽接到手中,无奈地去洗了个澡。

        回来时,他几乎完全清醒了,但灯已经关了,只有台灯发出暧昧光线。

        而小老虎此刻已经换上了一套酒红色的真丝吊带睡裙。

        莫名有些熟悉?

        “不是,奶糖,你怎么穿着妃妃的衣服?”

        “少废话!”

        夏鼐棠可不管陈羽说什么,直接就伸出玉手,拉着他的领口,将他拽了过来。

        陈羽在小老虎面前,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这女人,是陈羽唯一真害怕的!骨子里都害怕的那种!

        然后,陈羽震惊了,呃了一声:“没必要吧?戴上手铐也就算了,我还要戴眼罩?”

        “有问题吗?”夏鼐棠反问了一句。

        然后她就给铐在床头的陈羽戴上了眼罩,一下整个世界都黑了。

        陈羽:“…”

        唉……过年了都不安分!

        ……

        这会儿快黎明了吧?

        还是说天已经亮了?

        陈羽不知道,他被蒙着眼睛,任人鱼肉,什么都不知道!

        只知道的确过了很久!

        此外,他感觉小老虎实在太生猛了,怎么说呢?

        大抵就是小老虎从前没有将超市的摇摇机玩尽兴,所以才这么喜欢摇啊摇吧?

        又或许,这是小别胜新婚?许久没见了?

        但也太……

        反正,陈羽感觉今儿自己仿佛是回到了那年在燕京酒店的日子。

        回锦城下飞机的那个场景,他整个人都是扶着腰的!

        然后,陈羽一觉睡到了中午!

        还是被一道温柔的声音唤醒的:“小羽……小羽?”

        陈羽睁开眼,他的眼罩和手铐都已经被取下了。

        动了动有些疼的手腕。

        他朦胧的视野中,出现的女人却非小老虎,而是美眸含羞的许恩妃。

        “妃妃,你怎么在这儿?奶糖呢?她什么时候走的?”

        陈羽堪堪坐起身来,疑惑不解地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

        人呢?

        许恩妃脸蛋红扑扑的:“她、她凌晨三点就去照顾凌霄和云卿了。”

        陈羽脑子没转过来,看了看许恩妃。

        呃……妃妃,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他哦了一声,就穿衣起床,却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包括中午吃饭的时候。

        陈羽也察觉到许恩妃和夏鼐棠精致的脸蛋上,齐齐爬上了红晕。

        二女甚至都不敢看他!

        陈羽愈发狐疑了起来,妃妃和奶糖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

        经过他的调查,主要是死皮赖脸地缠着妃妃和奶糖,终于,这个秘密在两天后也的确被揭晓了。

        陈羽难以置信!

        合着奶糖当时非得给我戴上眼罩,原来是为了完成一场接力赛!

        你们还真是富有体育精神啊!

        但陈羽内心其实是喜欢的,也是窃喜的!

        只是等到过了元宵,妃妃和奶糖因为工作而再度返回内地,陈羽都没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可惜啊!

        不过因为凌霄和云卿长大了些,夏鼐棠和许恩妃便将俩孩子放在了陈羽身边,再加上她俩未来一段时间都常住鹏城,距离香江也就一条河的距离,所以也经常回来。

        倒是不用担心长时间见不到孩子。

        另外,陈镇东一行人,也只留下了李娅玲在香江,陈筱雅、龙诗颖和孙琪琪也都回去锦城了。

        当然,有人去,也有人来,苏叔和林叔他们就来香江了。

        目的自然是为了小狐狸和林幼稚肚里的宝宝。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2011年3月30日。

        陈羽还在被限制出境中,但这一天,他却是相当开心!

        十分激动!

        比什么“接力赛”之类的还要激动!

        因为他的两个宝贝小公主,今天就要出生了!

        站在产房门外。

        陈羽来回踱步,激动的同时,心中自然也是担忧的。

        不管怎么说,生孩子都是有风险的!

        他从来都是很心疼自己女人的,无论是妃妃、奶糖,还是小狐狸和林幼稚,他都不忍心再让她们受这份苦了。

        每人一胎就足够了!

        至于平日里说起的什么二胎三胎之类的,也不过是些玩笑话。

        而陈羽这番走动,却是让苏卫民和林恒生脑袋都昏了。

        吴春雁和孙雯丽看了一眼坐于二人中间的李娅玲,也是无语,她俩也不能理解李娅玲怎么比她俩还紧张?

        虽然是你家的俩孙女,但又不是你闺女生孩子!

        “好了,别走了!你能停一会儿吗?”林恒生陡然开口道。

        苏卫民也是鼻腔喷出一股气,收敛了一下紧张情绪:“你个臭小子,又不是第一次当爹,也太激动、太紧张了吧?”

        “两位岳父大人,话不能这么说,我也是因为……”

        陈羽话还没说完,忽的一下,产房的大门就打开了。

        走出了一个女医生,满心欢喜。

        所有人,立刻迎上去,追问医生是什么情况?

        “陈董,恭喜恭喜!”

        “您喜得两千金,苏总的六斤五两,林总的六斤三两!”

        “母女平安!”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就松了口气,同时也激动了起来。

        陈羽如释重负地笑了笑,问道:“苏小狸和林芷落,她们怎么样?”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

        医生满脸笑容,领着陈羽进到产房,她知道,这次整个科室,肯定能得一个天大的红包,至少顶五到十年收入!

        陈羽进到产房,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也就全部出去候着了。

        把场地留给陈羽一家!

        陈羽看着香汗淋漓、几近虚脱的小狐狸和林幼稚。

        顿时心疼得难受!

        但看到她俩怀里的小小丫头,心中又欣慰好受了几分。

        “辛苦了。”

        陈羽很真诚地说道,小狐狸和林幼稚却是摇了摇头。

        林幼稚还开心地说道:“陈猪,新月是妹妹哦。”

        “比星若足足晚了两分钟呢。”

        “嘻嘻~……陈猪,我爱你。”说到最后,林幼稚几乎没了力气。

        陈羽笑了笑:“我也爱你们,你和小狐狸,都好好休息吧。”

        “嗯。”林幼稚微微颔首。

        陈羽又跟小狐狸说了几句,抚慰了一下从小就跟着自己的小哭包。

        小狐狸倒是从来都不计较自己得失的,她眼中从来只有陈羽。

        然后,陈羽又逗了逗俩小丫头。

        ――陈星若和林新月。

        小小狐狸陈星若,跟妈妈也太像了,这会儿看上去都有点呆萌的样子。

        而林新月,则是一出生,就是很有灵性的那种漂亮,估计以后也会继承妈妈倾国倾城的顶级颜值,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她俩还太小了,什么都不懂,除了哭……

        “以后,爸爸就是全职奶爸了。”陈羽小心翼翼地抱住这俩小小丫头。

        两臂膀,一边一个。

        陈羽看向孩子的目光中,满是温柔:“过两天,爸爸就带你们回家见见姐姐和哥哥,好不好?”

        “哇哇哇……”

        林新月哭了,陈星若也跟着哭,陈羽愕然一瞬,赶紧将俩宝宝轻轻放下,还给了小狐狸和林幼稚,这俩丫头不禁莞尔一笑。

        却是又很自然而然地哄起了宝宝。

        大抵是因为她们之前就看过很多照顾孩子的书籍吧?

        又或者孩子天生就跟母亲更亲近。

        只不过,接下来两天,陈羽也渐渐跟陈星若和林新月也亲近了。

        至少他抱着这俩小小丫头的时候,不会再出现哇哇大哭的情况了。

        一般情况下不会!

        饿了就说不好了。

        陈羽有时候也会调侃,小小狐狸看上去憨憨的,怎么哭起来这么大声?

        还有小小幼稚,每次都是她带头哭,明明你才是妹妹的啊!

        在医院呆了几天。

        陈羽便带着林幼稚、小狐狸她们,全都回了家。

        ――这段时间,都是妃妃和奶糖在家中照顾夏凌霄和许云卿。

        但陈羽回来后,她俩就可以轻松一下了。

        见到家里添了两个新成员,已经可以抬头的夏凌霄,用一双漂亮的杏眼,好奇地看着陈星若和林新月。

        许云卿稍稍偏了偏脑袋,也是目光疑惑。

        一张偌大的婴儿床上,已然有四个小宝宝了,虽然可以请专门的保姆来照顾,但陈羽还是一切亲力亲为。

        他乐在其中!

        累并快乐着!

        小狐狸和林幼稚却是有些心疼陈羽,但劝也劝不住。

        只能时不时给他一个爱的亲亲了。

        ……

        三个月后。

        陈羽带着儿子和三闺女,在天台上晒着娃。

        一楼大厅里。

        林芷落和苏小狸,喝着牛奶咖啡,就聊了起来。

        “陈猪都变奶爸了。”

        “小羽很称职呢,凌霄、云卿、星若和欣月,他们都很喜欢爸爸。”

        “是啊……就是陈猪一个人带四娃,太累了!”

        “嗯。”

        “小狐狸,要不今晚我们犒劳一下陈猪?我从妃妃姐和鼐棠姐那里学到了一个新游戏玩法哦。”林幼稚脸蛋爬上一抹绯红,但还是将这想法告诉了自己如今的好姐妹。

        早就是一家人了!

        小狐狸憨憨的,轻启红唇道:“什么新游戏玩法呀?”

        “蒙眼接力赛。”

        “什么呀?”

        然后,林幼稚就将具体的游戏规则,传授给了小狐狸。

        小狐狸俏脸瞬间涨红,她低头咕哝了一句,细弱蚊蝇。

        “也不算新游戏玩法吧?”

        “嗯,跟以前还是有区别的,可以让陈猪蒙着眼睛猜谁是谁!”

        “啊?”

        小狐狸羞红了粉颈和耳根。

        但最后,在林幼稚的蛊惑下,她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