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22章满城谣言12(夫君确定行?)

第22章满城谣言12(夫君确定行?)

        “听说了没,昨晚,靖王妃把靖王折腾的下不了床。”

        “今早我还看见靖王的手还扶着腰呢~”

        两名宫女拿着刺绣房的袖衣送往各个宫里,边说边笑的走着。

        绮罗郡主听到这些宫女的谣言,生气的上前个一巴掌打在了她们的脸上。

        “都嚼啥舌根?信不信本郡主将你们的舌头都割了?”

        绮罗郡主生气的说道,宫女跪在地上恳求饶恕。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走?”郡主身边的贴身丫鬟对着她们说道。

        两名宫女立刻用地上爬了起来,胆怯的离去。

        “郡主,您别太生气,他们都是瞎说的。”

        “现在整个京城都再说靖阳哥哥和那个苏兮程的事,姑母也真是的,明知道我从小喜爱靖阳哥哥,居然赐婚与他两。”绮罗郡主一脸的不甘心,就凭她与墨靖阳青梅竹马长大,她才是最有资格成为靖王妃人选。

        “郡主你瞧,这不是靖王妃嘛!”贴身丫鬟锦绫笑着说道。

        绮罗郡主看到苏兮程的那一刻,桀骜不驯的走到了苏兮程的面前。

        “这不是靖王妃嘛。”

        苏兮程没有理会绮罗郡主,她从绮罗郡主的身边绕过。

        绮罗那是好惹的人,见苏兮程不理会她,她伸脚想要绊倒她,苏兮程一个闪躲,将她推入了旁边的小池塘里。

        看着在池塘里的绮罗挣扎的样子,苏兮程偷笑着,就这没猪脑子的人,也想让她出丑。

        锦凌立刻指责着她们:“放肆,你们居然陷害郡主,来人哪,快来人——”

        她大声的喊着,侍卫纷纷赶到,手提佩刀指向着苏兮程,其中的两人将郡主拉了上来。

        绮罗生气的正想上前给苏兮程一巴掌,却没想到被苏兮程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你居然打本郡主?”

        “郡主,打你是轻的,你对本王妃不敬,好歹你也应该喊我一声嫂子吧?”

        “还有,居然让侍卫手握兵器,指向本王妃,都活腻了不成?”苏兮程怼着他们说道。

        侍卫立刻收起了佩刀。

        看着他们不敢的样子,苏兮程荡然的离去,而绮罗郡主只能站在原地发泄着。

        “郡主,还是回去先更换一下衣服。”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锦凌的脸上,绮罗怒气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更换着。

        绿萝跟在苏兮程的身后:“小姐,刚才你打绮罗郡主,真解气。”

        “绿萝,你胆子越来越肥了,都敢这么议论了。”苏兮程平静的说道。

        绿萝抿了一下嘴唇:“小姐,绿萝只是很久没看到小姐这么霸气回击。”绿萝笑着。

        “算不了霸气,我是真的讨厌那个绮罗郡主,你看着吧,她一定回去找墨靖阳的。”苏兮程叹气道,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御书房门口。

        苏兮程让绿萝打起精神来,不知能不能让皇上改变主意。

        苏兮程走了进去,看到皇上在批阅奏章,她行礼参见:“程儿,参见父皇。”

        皇上见到苏兮程的那一刻,高兴的将手中的奏章放下。

        “程儿快起来,有何事到朕里来?”

        苏兮程看着皇上,沉思了一下说:“父皇,程儿来是为了安王求情的。”

        皇上听到是为安王求情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苏兮程心里顿时感到害怕,但也不得不求情。

        “程儿,朕说了谁都不允许为他求情,你退下吧!”

        “父皇,其实这件事,确实是因程儿引起的,多半也是程儿的不是,还请父皇将安王的黄金全部充公与国库,就此打住,不要在追究了,放过安王吧!”苏兮程严肃的说道。

        皇上听闻后,依旧不依不饶的说:“这也太轻饶了他。”

        “父皇,家和万事兴,太后老人家也经不起折腾,还请父皇就算了。”

        苏兮程算说着皇上,皇上看了看她,便答应了下来:“好吧!今日就看在程儿的面子上,放了那逆子,程儿今后你可要好好的服侍阳儿,阳儿身体虚弱,多怕你要费点苦心。”

        皇上吩咐道。

        “是父皇,程儿会和王爷举案齐眉,不离不弃。”

        ……

        从御书房出来的苏兮程,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绿萝看着她长叹一口气,她笑着说:“小姐,皇上对小姐一像对待亲生女儿一般,小姐也会害怕?”

        “虽说皇上待我如闺女,但是毕竟是君王,稍有不慎,就被罚,还是小心为妙的好。”

        苏兮程走着,迎面而来的就是墨靖阳,她开心的走到他的面前,两人自然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程儿,刚才去哪里了?”

        “刚从御书房出来,皇上放了安王。”苏兮程平静的说道,墨靖阳看着她失落的样子,轻轻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你心里不愿意放,为何要去求情?”

        苏兮程眼神看了他一眼,他倒是挺了解她的:“还不是太后威逼在先,我只能去劝说皇上,把安王给放了,想要把安王,真正的从朝廷之中掰下来,岂能容易?”苏兮程有点后悔,当初为何帮安王,在从大臣和太后心中巩固地位?如今想把他那位置拉下来实属费劲。

        “好了,别在多想了,我们可以回荆州了。”墨靖阳一早就想把这好消息告诉她。

        苏兮程听到之后,开心的跳了起来,她立刻拉着墨靖阳的手往卧房走去。

        “回府这么开心?”

        “那是自然,终于可以不看老巫婆的脸色,我当然开心了。”

        老巫婆?墨靖阳无奈的摇头着,这个苏兮程在皇宫一点也不忌口,居然说太后是老巫婆?

        “程儿,皇宫里,你可要注意你的言辞。”墨靖阳提醒着苏兮程,而她正忙着收拾着东西,敷衍道:“知道了,夫君~”

        墨靖阳走到她的身后抱住了她,苏兮程原地转了圈看像他,反手也抱住了他。

        “程儿,回府后我们就煮饭吧!”

        ‘煮饭?’苏兮程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最近几天是不怎么咳嗽了,可是他的身体真的行吗?

        “夫君,你确定你的身体可行?皇宫外都再说,靖王肾虚,被本王妃折腾的爬不起床,夫君你确定?”苏兮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