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73章谋划47(她的,探望)

第73章谋划47(她的,探望)

        天色渐渐昏暗了起来,外面似乎又要狂风暴雨起来,双笙拉着莫影躲在了屋檐下,却不忘记手中的点心。

        屋内苏兮程和墨靖阳依旧甜甜蜜蜜,恩爱有加,双笙吃着吃着只要看到他两亲密的样子,她瞬间觉得手中的点心不香了,她把点心递给了莫影,正要往屋内走去,莫影即使的拦住了她。

        “你不能进去。”

        “我不,姐姐是我的,凭什么他一直霸占着。”双笙无理取闹着,莫影一脸无奈着:“王爷和王妃是明媒正娶,合法的夫妻,你一个汉子掺和什么呀?”

        “姐姐跟姐夫,一直都是这么的恩爱?”双笙脸凑近着莫影询问着,莫影眼神闪烁其词的说:“当然。”他微微的往后退了几步,莫影自己也没有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次只要双笙靠他很近,他不由自主的被她所吸引。

        难不成他真的有龙阳之癖不成?瞬间,莫影的脸颊微微泛红了起来,怎么可能?他不可能对男子有所兴趣的,他缓慢的转头看向了双笙,看她眉目清秀,还有那可爱的模样,他瞬间沉陷在此。

        双笙偷笑的说:“小爷我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莫影不知所措着,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双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随后看着屋内的苏兮程和墨靖阳,两人还在腻乎在一起,真的不把外人看在眼里,她装着可爱的模样。

        委屈巴巴的走到苏兮程的床边:“姐姐,你别总是看姐夫,你看看我也行啊?我长得也还可以的。”双笙握着苏兮程的手说道。

        墨靖阳见到这个小子立刻严厉了起来,咳嗽了几声,眼神提醒着双笙立马将手给松开,可双笙得寸进尺的继续握着苏兮程。

        “还不松开你的手?”

        “我不,姐姐的手暖和,柔软,我就要握着姐姐的手。”

        双笙拒绝着墨靖阳,墨靖阳正想把她扔出去,苏兮程将双笙护在了自己的怀里,此事看到双笙的头靠在苏兮程的胸前,醋意满满的墨靖阳,凝肃的直视着苏兮程:“程儿,你还不松开他?”

        “不,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弟弟,岂能你这么欺负他?”苏兮程紧紧护着双笙,墨靖阳生气又无奈着,他生气的转身离开了。双笙依旧是那得意的样子,看着墨靖阳的离去,她立刻从苏兮程的怀里起开。

        她坐在凳子上,接着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姐姐,姐夫很在意你嘛~”

        “嗯,夫君很疼我的,双笙,你能不能对你姐夫好点,别惹他生气?”苏兮程劝说着双笙,他两要是一直在吵闹下去,她可真的是头大了,双笙回头看了看苏兮程的眼神,深思熟虑了一番后点点头。

        “我是看姐姐的面子上,不跟姐夫计较。”

        “是是是,双笙最乖了。”苏兮程笑着。

        苏兮程回想着绮罗说的话,墨靖宇残废,可又会是谁?会对太子下手,而且形势如此狠毒?这些日子为了养伤,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绿萝也不知去了那里?都没有见着她?双笙看着苏兮程似乎心里有事情,她走到苏兮程的身边。

        “姐姐,你在想什么?”双笙眨巴眨巴的问着,苏兮程看到她的那一刻,总觉得,认了这个弟弟,她总是会开怀大笑,她怎么能如此的可爱,让她爱不释手。

        “没什么,双笙,不如你跟着我,去太子府玩怎么样?”

        太子府?双笙一想到刚才的太子妃,她极力的摇头着,她才不要去她厌恶之人的地方,苏兮程疑惑着:“怎么了?太子府可比王府更加的好玩,你不想去?”

        “姐姐,你是要去见你的情郎吧?”

        情郎?这小子懂什么是情郎吗?苏兮程揪着她的耳朵,严厉训斥道:“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话,什么情郎?对,我是有事情要去太子府,你若是不去就算了,我自个儿去。”苏兮程埋怨着,双笙见她生气,立刻认怂着。

        “好了,姐姐,我跟你一起去还不行吗?”双笙说道。

        “这还差不多。”

        苏兮程立刻换上了衣服,带着双笙,两人偷偷的溜出了王府,莫影在她们身后默默的守护着。

        王爷果真是料事如神,王妃还真的要去太子府。

        一路上,苏兮程被马车颠簸着,让她的屁股实属疼痛,双笙看着她狰狞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说:“姐姐,要不还是不要去了?”苏兮程立刻用那犀利的眼神看像了她。

        双笙立刻闭上了嘴。

        没过多久,二人很快来到了太子府上,苏兮程一脸的疑惑,这太子府看守的人也太松弛了吧?都没见几人看守,苏兮程来到了墨靖宇的卧房之中,看到墨靖宇手脚不便的样子,还有身上散发着恶臭的气味,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还真的是他的报应。

        墨靖宇见她的那一刻,眼里流下了泪痕,苏兮程安静的把脉着,眉目紧凑了一下,墨靖宇毒哑的药,是她配制的,莫非,伤害墨靖宇之人,是她的夫君所为?苏兮程恍惚了一下,随后将解药给墨靖宇服下,墨靖宇就算是死,也要经过她的同意。

        就算是墨靖阳为她出气,也不能擅自做主。

        疼痛感再一次的从喉尖而来,将毒吐出之后,嘶哑的声音让墨靖宇瞬间感到开心,他虚弱的眼神,和嘶哑的声音对着苏兮程询问道:“程儿,你是来为我医治的吗?”

        “并不是,只不过太子妃去了王府吵闹,得知你重病,瞧个究竟,太子是否真的成了废人?”苏兮程冷淡的说道,她不知为何,见他如此这样,心里却开心不起来,可是明明是他,伤她最深之人,她真的要医治好他吗?

        那墨靖阳会如何?苏兮程犹豫了一会,双笙嫌弃这里的一切,更嫌弃墨靖宇散发出的恶臭,她捂着口鼻,手轻轻的拉了拉苏兮程的手:“姐姐~我们走吧,这里好难闻。”苏兮程见双笙嫌弃的样子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