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86章谋划60(坦白,从宽)三更

第86章谋划60(坦白,从宽)三更

        雨水滴打在他们的身上,绿萝紧张的对着莫影说:“我们回宫在说好不好?”

        “不行,你坦白从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莫影冰凝的语气对着绿萝说道,绿萝委屈的眼神和双手握拳捂着自己的嘴巴,慢慢的将身子往下移动,想要离开这里,却依旧被莫影给抓住。

        大眼对小眼着,绿萝始终都不说今晚的事情‘啊秋~’看着她打喷嚏,莫影抬头看了看这雨,一时半刻还不会停雨,无奈的他只好抱着绿萝回了皇宫。

        他将绿萝送回了房间,随后亲自准备后驱寒澡准备好,他默默的守护在绿萝的房门口,绿萝见他不肯离开,她手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说:“我不会在出宫了,你也淋了雨,也去泡个驱寒澡。”

        “不用,你泡完之后,早点休息。”

        莫影只是换了一件干衣服,并且来到了墨靖阳的身边,汇报今晚所看到,墨靖阳听闻后,沉默了一会,太子居然暗地里在私自兵器,这可是重罪啊,墨靖宇就当真不害怕被揭秘,他背后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私自打造兵器,可是重罪,莫影,你确定看清楚了?”

        “确实是兵器,绿萝还看了不该看的呢。”莫影心中有些不悦,墨靖阳看着他的神情,这分明就是在意的神情,他挥手让他下去,墨靖阳需要好好的想想,如何让父皇得知墨靖宇私自打造兵器唯有,将他贬为庶民。

        清晨,苏兮程醒来之时,看着绿萝他们的神情都不对,她茫然的问着绿萝:“绿萝,怎么了?”

        “绿萝,绿萝?”绿萝发楞着,苏兮程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此时的绿萝才反应过来,绿萝看向了苏兮程:“小姐,什么?”

        “你发什么楞啊?怎么了吗?”

        “嗯~没什么,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今早起来,头还有点头疼。”头疼?苏兮程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天啊~这么烫的额头,绿萝怎么还为她准备洗漱,苏兮程立刻让绿萝躺了下来。

        不知所措的绿萝不敢躺下。

        “小姐,使不得。”

        “傻绿萝,都在发烧,你在这么烧下去,会变傻的。”苏兮程一脸担忧着她,绿萝平静的说:“小姐,我真的没事。”

        绿萝不敢躺在小姐的床上,苏兮程严厉的眼神,叮嘱着她,务必让她躺在床上,今日便好好的休息,至于其他的,她会做的。

        墨靖阳一早的就在等候苏兮程出来用膳,见她迟迟未来,他起身走到卧房中寻找她,他微笑的说道:“程儿,你怎么还在梳妆打扮?”

        “嘘~绿萝发烧了,正睡着呢。”

        发烧?墨靖阳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绿萝,他随后又看向了苏兮程,这女人还是老样子,这眉啊~还是需要他亲自为她画眉。

        “还是本王为你画吧~”

        墨靖阳顺手拿起她手中的眉笔,一点点的画着眉,眉开眼笑的她看着墨靖阳,没过一会,墨靖阳就画好了眉,苏兮程仔细的照着镜子,还是一样的好看,她放下镜子,起身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墨靖阳的脸颊。

        墨靖阳宠溺着她,手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脸颊,似乎她胖了。

        “程儿,你似乎胖了。”

        “我才没有呢,夫君净瞎说。”

        两人打情骂俏着,边说边走出了房门,墨靖阳带着她来到用膳桌前,他一勺一勺的亲自喂着苏兮程,却没有想到,容妃陪着皇上来到了此处。

        墨靖阳和苏兮程立刻向皇上和容妃请安。

        “儿臣,参见父皇,参见容妃娘娘。”

        “儿媳,参见父皇,参见容妃娘娘。”

        “起来吧。”

        苏兮程抬头看向着皇上和容妃,皇上和容妃此时的他们,就像她和墨靖阳两人,整天都要腻乎在一起,否则,一天不见如隔三秋。

        “程儿,父皇今日来也不是为了别的,朕只是想跟你说,如今你是靖王妃,过去的就应该过去,而不是跟太子再有纠缠,知道吗?”

        皇上平息言谈的说道,苏兮程点点头:“父皇,儿媳知道,是不是太子妃今早来皇宫跟父皇说了什么?”

        苏兮程小心翼翼的询问。

        皇上一脸的无奈,一旁的容妃笑着劝着皇上,无需让这些事情伤了身体,皇上才接着说:“绮罗一早就来皇宫说,昨晚你去了太子府,并且你和太子还亲亲我我的样子,太子还打了绮罗是否有此事?”

        “太子确实打了太子妃,可是,程儿并非与太子亲密之举,只是太子双腿还不能直立,见太子要摔倒,程儿便上前扶,却被太子妃误解以为,程儿与太子有亲密之举,太子帮程儿说了几句话,太子妃就气的打了程儿一巴掌,所以太子才会打太子妃的。”

        苏兮程解释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墨靖阳听闻后,他关心的眼神看向了她,立刻跪在地上帮着苏兮程说话:“父皇,儿臣相信程儿与太子之间是清白的,程儿为人,儿臣能担保,她绝不会做出不论之事。”墨靖阳凝肃的说道。

        容妃笑着,帮着他们两个人说道:“皇上~你悄悄,都快把阳儿吓坏了,臣妾相信,王妃和太子之间没有关系,皇上也就别在追究此事,就像皇上相信臣妾一样,阳儿也是相信自己的妻子。”容妃向着皇上撒娇着。

        皇上自然不在严厉,而是陪着容妃去了别处,苏兮程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她将墨靖阳扶了起来,她四周看了看:“还好容妃帮我们说话,万一父皇真的怪罪下来,我可就麻烦了。”

        “疼吗?”

        什么?他不是应该询问昨晚她在太子发生的事情的吗?怎么会在意她被打的一巴掌?墨靖阳抚摸着她的脸颊,苏兮程笑着摇摇头。

        “早就不疼了,昨晚,绮罗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我都没说什么呢,她就一早来皇宫闹事。”苏兮程委屈的说道,墨靖阳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

        “为何不告诉我?”

        “我不用说,你也知道的,谢谢,昨晚你能出来陪着我。”苏兮程反手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