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190章谋划164(我只要你的信任)

第190章谋划164(我只要你的信任)

        天降祥瑞,在城门口上方空中出现祥瑞的云彩,苏兮程抬头远远的望去,这祥瑞的迹象是代表着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从皇门口敲锣打鼓,浩瀚的涨势,这成亲之礼,虽不必上绮罗当初的华丽,但也比扑通的人家要来的奢侈,漫步的花瓣,从天而将,洒落在街道的每一处角落,影影约约的,能从娇中看到羞涩的新娘,苏兮程看着这一切,今日果然是个好兆头,她随后转身离开了。

        绿萝跟随在她的身旁,如今看到自己喜爱之人,再一次成亲,是否会更加的伤感?

        “小姐,你别难过了。”

        苏兮程回头看了她一眼,这绿萝又胡乱猜测,她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这些日子以来,绿萝虽然隐藏的很好,但她总能看到她古怪的行为,苏兮程冰冷的眼神,对着她说道:“绿萝,我何时难过了?墨靖宇再次成亲,我开心的很,太子府,可有的热闹了。”

        说完,苏兮程得意的笑着回到了客栈之中,墨靖阳在房中等候她多时,苏兮程看着他:“今日可是太子成亲之日,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墨靖阳笑着,见苏兮程回来,他立刻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霸道的说:“太子成亲与我何干,本王倒是想与娘子成亲。”

        “我们不都成亲过了嘛~”苏兮程害羞的说道,墨靖阳笑着,手握住了她的手:“那不一样,那是赐婚,你我那时候都还不喜欢对方呢~”

        “好,那夫君,你要做什么?一切都听从你的。”苏兮程宠着他,他想要玩便顺着他咯。

        只见墨靖阳拿出了一方红盖头,打开轻轻的盖在了苏兮程的头上,苏兮程偷笑着,想不到他连这个都准备了。

        “这样就算是本王在一次迎娶你,只有你我。”

        “嗯。”

        苏兮程含蓄的点点头,墨靖阳看着她温柔的样子,也实属每人,随后将红盖子揭下,他温柔的看着苏兮程,揭开的那霎那,他的眼里都发着光,苏兮程看着他发呆的样子,伸手轻轻的在他的眼前挥挥手。

        “夫君~”

        “程儿,你真美。”墨靖阳迷眼着,苏兮程得意的笑着:“这还用的着你说,我当然美啊,岂能让你对我神魂颠倒的。”

        话一刚落,墨靖阳坏坏的笑,眼神里透漏出想要将她吃干抹净一般,他手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得意的眼神说:“既然娘子都说美,那不如让为夫再次的好好检查,检查。”

        苏兮程看他如此神情,她的双脸立刻泛红了起来,这个臭流氓,都成夫妻了,还这么不正经。

        “臭流氓。”

        “若是娘子不愿意,那换做娘子来检查为夫。”墨靖阳笑着,苏兮程轻轻的拍了他的额头。

        正要转身离开之时,墨靖阳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今日她休想在逃出去,苏兮程害羞的眼神,和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看着他,可他却紧紧的将她抱起……

        太子府上,人来人往,热闹不已,虽然是西域郡主嫁入太子府当侧妃,可这排场一点也不输与正妃,绮罗不想见这侧妃,但心中又有气,无奈的只好在房间里,修剪着花。

        “郡主,你没事吧?”锦凌关心着绮罗,绮罗摇摇头,她还好,只是心中有些不悦罢了,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绮罗起身走了出去查看,锦凌在身旁跟随着。

        “郡主,今日难免会这样,郡主若是不悦,不如锦凌陪郡主去外面走走?”锦凌说道,绮罗摇摇头,就算是西域的郡主嫁入太子府又如何?她为正妃,一个侧妃,还不是要给她请安问好不成?她要装个大度些才行,绮罗渐渐的面带着微笑,上前迎合着进来的宾客。

        锦凌看着自家的郡主,似乎比以前更加的沉稳了,看着西域的郡主与太子拜堂成亲的画面,锦凌想要拉开郡主,去别处,可绮罗却摇摇头。

        “无碍锦凌,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怕惹事,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了,无碍的,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别在想其他的。”

        “是。”

        锦凌不在多说,而是陪着郡主,四处招待着,直到宾客全部离开之后,绮罗有些乏累,便让锦凌去准备了洗澡水,绮罗沐浴着,在门口守候的锦凌见太子往这里来,她立刻起身像着太子行礼。

        “太子,您不是应该去新房吗?”

        “今夜本太子只想在太子妃这里,太子妃在里面吗?”墨靖宇冰凝的说着,锦凌低下头说:“太子妃正在沐浴。”

        墨靖宇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走了进去,锦凌想要通报给绮罗,都没有机会,绮罗在木桶中闭幕养神着,听到有脚步声,本以为是锦凌,便没有在意的说道:“锦凌,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没有叫你,你不用进来?”

        “太子妃今日辛苦了。”

        听到墨靖宇的声音,绮罗立刻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的慢慢的转身,从旁边那过布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害羞紧张的她立刻说道:“太子,你怎么来了?不应该在侧妃那里的吗?”绮罗询问着墨靖宇,墨靖宇心里自然是明白,若是今夜他真的去侧妃那边,那明日左相就会来府上要个说法,有这么一个爹在,谁敢不从?

        “这么不待见本太子?看来本太子是多心了。”墨靖宇正要转身离开之时,绮罗喊住了他:“臣妾不敢,太子既然要留宿,待臣妾准备一下。”绮罗小声的说道。

        墨靖宇嘴角一笑:“好。”

        说完墨靖宇便在房间等候与她,绮罗沐浴完之后,锦凌搀扶着她:“郡主,太子还在等你。”

        “你这丫头,太子来本宫中,你怎么都不通报一声?”

        “奴婢来不急通报,太子就进去了。”锦凌委屈的说着,绮罗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谨言慎行的来到了太子的面前,墨靖宇见她害羞的样子,他起身对着她说:“平日里见你大而化之的,怎么今日含蓄了起来?”

        “太子,还是去侧妃那边吧,新婚之夜,岂能让新娘子独守空房?”绮罗说着。

        墨靖宇拉着她的手并且坐在床上说道:“今日不提侧妃,本太子不会去侧妃那边的,服侍本太子休息。”

        “是。”

        随后两然便一同入睡……

        在新房里的苏芸,见太子迟迟未来,随后命人打听才得知,太子去了太子妃那里,苏芸冷笑了一下,脱下厚重的礼服,便洗漱了一番,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苏芸便按照礼节向太子妃请安,绮罗正好梳妆打扮了一番,见苏芸已经恭候多时,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冷艳道:“不好意思,让侧妃等了这么久,实属昨夜太子非要来本宫这里,这才身子有些乏累,让侧妃昨夜独守空房了。”

        “姐姐那里的话,都是为太子着想,姐姐能替妹妹照顾太子,妹妹应该感谢姐姐才对。”苏芸温柔大方让众人戛然而止,这女人不会是昨夜太子没有去,就得了什么失心疯了吧?居然这么的说话?

        绮罗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本宫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敬茶吧。”

        苏芸点头,随后倒茶递给绮罗,绮罗却不接手,然是眼神看了看苏芸一眼,这敬茶也未免太不诚意了,锦凌随后说:“侧妃向太子妃敬茶,需要跪下双手讽奉茶才行,才能方显出心意。”苏芸心中虽有不服,可敢怒不敢言,无奈之下,只好跪下双手敬茶给绮罗。

        绮罗得意的伸手,却由茶太烫打翻了,将苏芸的手烫了一下,苏芸强忍着疼,无奈只好在沏茶一杯递给了绮罗,绮罗这才心满意足的让她回去了。

        苏芸生气的走在走廊上,这绮罗也实属太过分了,既然她不给她好过,那别怪她不客气。

        “去,把这个偷偷的下到太子妃的食物中。”

        “是。”

        苏芸眼里间透漏出一丝杀气,竟然在她的面前嚣张,那就好好等着这深入骨髓的疼痛感,好好的体会吧。

        苏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拿出了金疮药,在手背上涂抹着,手背有些微微的红肿,但不碍事,苏芸观察了这太子府上上下下,除了绮罗为难她,其余的人似乎都像是当她不存在一样,看来要在这里立足,还需要让他们敬畏她才行。

        午膳时,绮罗没吃几口便全身疼痛抽搐着,锦凌见情况不妙,便立刻派人通知了墨靖宇,并且请来了御医查看,御医却查看不出病症。

        墨靖宇心里沉思了一会,他立刻离开了府中,来到了客栈之中,苏兮程见到墨靖宇的时候,冷笑的说道:“太子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本王妃还要和王爷情趣呢,太子还是离开的为好。”苏兮程顺手拿起一颗葡萄喂给了墨靖阳,两人恩爱的画面,让墨靖宇很不自在。

        “本太子来是想让王妃为,太子妃查看病症,绮罗不知是什么原因,全身疼痛抽搐,太医看了,却找不到病症。”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只可惜,我家夫君不让我去,说什么,我最近研究药,太累了,不看诊,太子还是请回吧。”苏兮程说道。

        墨靖阳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墨靖宇着急的说道:“程儿,我直到,如今我又成亲,你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可是,逼近绮罗是本太子的太子妃,还请你去诊断吧。”

        苏兮程看着他,当着夫君的面,说这些不知廉耻的话?墨靖宇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绮罗的病症,无非就是苏芸搞的鬼,她去了,也未必能有效果,何必躺这趟混水呢?

        “太子,你我早就没有关系了,如今太子事业有成,本王妃也很欣慰,本王妃只想和王爷恩恩爱爱的度过一生,至于其他的,本王妃真的不想在多过问,希望太子也能理解,至于太子妃的病症,我也束手无策,太子在这里跟我耗时间,还不如去问问你的侧妃?”苏兮程冷淡的说道。

        侧妃?墨靖宇一脸的凝肃,苏兮程冷笑了一下:“太子不必这么的看着我,太子妃之前都没有病状,只有侧妃嫁入后,就出现了疼痛,除了侧妃陷害,还能是谁?不过,太子你也真可以,怎么让刚进门的侧妃,就想要如此折磨太子妃?奉劝太子一句,要雨露均沾的才好,绿萝送客。”

        苏兮程霸气的说道,绿萝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墨靖宇:“太子,您还是请回吧,您和小姐已经过去了,还是别再打扰小姐了。”绿萝说道,墨靖宇无奈的只好转身离开了。

        他气冲冲的来到苏芸的面前,苏芸见到墨靖宇的那一刻,正向他请安问好之时,墨靖宇便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冰凝的语气对着她说道:“把解药拿出来?想活,就把解药拿出来。”

        苏芸吃力的说着:“太子,臣妾不知道太子何意?”

        “不明白是吗?绮罗突然疼痛不止,是你对她下药了是不?”墨靖宇冰凝的说着,苏芸依旧不承认自己所为,墨靖宇用力的将她推倒在地。

        “本太子在给你一次机会,把解药拿出来,本太子就既往不咎。”墨靖宇凝视着,苏芸摇摇头,她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紧接着说:“臣妾没有做过的事情,何来的承认?太子不分青红皂白的,来臣妾这里,指责训斥臣妾,这让外人如何看待?”

        苏芸不承认,墨靖宇见她不悔改的样子:“好,既然如此,若是左相怪罪起来,那也休想本太子不客气了,只能将你交给左相了。”

        “太子就这么的讨厌臣妾?”苏芸质问着墨靖宇。

        墨靖宇冷笑了一下,慢慢的靠近着她,伸手托着她的下巴说道:“就凭你也想要学苏兮程,你还差的远呢,你费尽心思回中原,别以为本太子不清楚,绮罗在怎么样也是太子妃,岂能你胡来。”墨靖宇生气的对着她说道。

        苏芸镇定的说:“可,苏兮程给你带来了什么?若是太子能信任臣妾,臣妾一定比苏兮程还要能干。”苏芸犀利的眼神看着墨靖宇。

        墨靖宇冷笑了一下,就她?她永远比不过苏兮程,就凭她刚进入太子府的第一天,就敢对绮罗下毒手,就凭这个,她就已经输给苏兮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