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209章谋划183(远远的看着也挺好的)

第209章谋划183(远远的看着也挺好的)

        次日,苏兮程超常的在自己的宫中喝茶看花,绿萝在一旁陪伴着,可是,刚被册封的苏芸,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她这里,找麻烦。

        这不,苏兮程正吃好甜品,苏芸就来到她的宫中,一副傲娇的样子看着苏兮程,一点都不知宫中礼节,就坐在了苏兮程的正对面,绿萝正想要给苏芸脸色,苏兮程让她退下。

        “二妹这么有兴致在这里吃甜品?”

        “是啊,我自然是要好好的,不知道苏贵人来我这里是为了何事?”苏兮程冷笑的说着,苏芸生气的说:“放肆,如今我是贵人,你只不过还是个王妃,不,说不定连个王妃都不是,竟敢跟本宫如此说话。”

        苏芸生气的对质着苏兮程,苏兮程却不慌不忙的说着:“是吗?那为何苏贵人册封,却要让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给我敬茶?皇上既然让我坐在正堂之上,那只能说明,我依旧是正,你只不过就是个寻常百姓家的一个妾罢了。”

        苏兮程霸气的恢复着她,苏芸生气的正想要上前打苏兮程,苏兮程立刻起身用力的握住了苏芸的手腕,然后,反击打她了一巴掌。

        “你若是想要今后母凭子归的,最好给我滚回去,别在我的眼前碍眼,你若是想死,我现在立马就成全你。”犀利狠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芸。

        苏芸瘫软的坐在了地上,苏兮程何时这么的可怕过?她傻楞着,苏兮程冰冷的说道:“还不走?”宫女将苏芸从地上扶了起来。

        苏芸不服气着,她拿苏兮程没有办法,但总有人能办的了她,苏芸一脸委屈的来到了墨靖阳的身边,双眼立刻委屈着流泪着。

        “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苏兮程她打臣妾,您看臣妾的脸都肿了。”

        正在查看奏章的墨靖阳,一脸焦头烂额着,当初让她当这个苏贵人,纯属就是想让苏兮程对自己死心,不在卷入这皇家的事情,可是这苏芸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苏兮程找事,墨靖阳生气的放下了奏章,苏芸见到墨靖阳生气的样子,正当她暗自偷乐,墨靖阳会给自己做主之时。

        墨靖阳却捏着她的脸颊,冰冷的眼神对着她说道:“朕不是跟你说过,别去找苏兮程的麻烦,你把朕的话当耳旁风吗?”

        ‘啪’的一巴掌给了苏芸,苏芸从偷乐转变成了惊慌,不应该是这样的,墨靖阳不是不喜欢苏兮程吗?当然,他跟太后的对话不是这样的?他不是说过,之所以把苏兮程留在宫中,是为了能看住苏兮程,不让她在有机会伤害太后,和整个朝廷。

        可她现在看着,怎么墨靖阳倒是在护着苏兮程?

        “皇上,你可是答应太后的,你不是真的喜欢苏兮程的?把她留着,只是为了折磨她。”苏芸提醒着墨靖阳,当初他跟太后所说的,否则,这个皇位也不会这么的容易坐上。

        墨靖阳听到之后,更加的生气的,用力的掐着苏芸的脖子:“你这是在威胁朕?”墨靖阳盯着她说道,苏芸恐慌着,喘不过气来,吃力的说:“臣妾不敢,臣妾不敢。”

        墨靖阳松开了手,冰冷的说道:“来人,苏贵人不听朕的教诲,执意孤行,禁足一个月,面壁思过。”墨靖阳说完后,莫影便将苏芸带了出去。

        苏芸心里不甘心,凭什么,苏兮程都成了阶下囚,为什么墨靖阳还这么的护着她?她只不过就是去数落数落她而已,墨靖阳有必要将她禁足,而苏兮程却依旧安然无事。

        苏芸心中不甘着。

        绿萝看着苏兮程若无其事的样子,她走到她的身边,询问着:“小姐,你确定皇上不会怪罪小姐您?”

        “绿萝放心吧,我能看的出来,墨靖阳并非想让我不好过,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没事的。”苏兮程说完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腹中的孩子。

        “宝宝,等你出来之后,娘亲就把所有的本事都交给你。”苏兮程满脸慈祥的笑容,绿萝见到,偷笑着,苏兮程疑惑的看了看她:“绿萝,你笑什么?”

        “奴婢在笑,小姐您真的越来越像个母亲起来了。”

        苏兮程听到之后一脸的无奈着:“没大没小,你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了,顺便给我弄点针线什么的,我要亲自给我的孩子,做几件衣服,等他出生之后,就有衣服穿。”苏兮程笑着说道。

        绿萝立刻点点头:“是,小姐,奴婢这就去准备。”

        正当她开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墨靖阳本以为她会很生气,看来是他多虑了,现在的苏兮程吃的好喝的好,一点事情都没事。

        “参见皇上。”

        苏兮程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墨靖阳瞬间感觉到陌生,他还是喜欢当初那个不拘礼节的苏兮程,墨靖阳镇定的说:“起来吧,朕问你话呢?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墨靖阳问道。

        苏兮程摇摇头,平淡的说:“没什么,不知皇上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还是说,是来给苏贵人讨要说法的?”苏兮程看着他。

        墨靖阳看着她,就不能好好的说说话?

        “非要跟朕这般说话吗?”墨靖阳问着她,苏兮程的双眼流露出期望,然后慢慢的变成了无奈轻浮,她冷笑了一下:“那皇上是希望我说什么?说好听的话,抱歉,我不会。”

        苏兮程正要转身离开,墨靖阳拦住了她,她抬头看着他:“皇上您这是做什么?皇上不是一直在利用我嘛,如今,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皇上就放过吧。”苏兮程平静的对着墨靖阳说着。

        墨靖阳见她如此这般说话,他心有不悦,静静的握着她的手腕,苏兮程感觉到疼痛,她看着:“松手,疼。”

        “你也知道疼?朕还以为,只有朕的手疼。”他的手疼?他的手疼什么?她的手臂都快被他捏着疼死了。

        “皇上,您到底要干嘛?”

        “朕想让你服侍朕,你可有意见?”墨靖阳冰凝的说道,服侍他?开什么玩笑,她现在身怀六甲,这要是万一不小心的小产了可怎么办?

        “嗯,有意见,我身子不舒服,皇上请回吧。”苏兮程甩开了墨靖阳的双手,墨靖阳冰凝的眼神看着她:“身子不舒服?好,来人,传御医来。”

        御医?苏兮程听到之后,立刻严肃了起来,她不想让墨靖阳知道她怀了他的骨肉,她随后立刻说道:“不用了,我本来就是大夫,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皇上无非就是想要我服侍,我服侍皇上便是了。”苏兮程冷淡的说道。

        墨靖阳靠近着她,冰凝的眼神捏着她的脸颊说:“早这样不就行了。”墨靖阳随后抱起苏兮程往屋里走,这些日子里,没有她在他的身边,即便在怎么装,他的脑子里都是她。

        他霸道的占欲着她,苏兮程为了不让他压着腹中的孩子,无奈的只好主动着,她在上面,一番伦后,苏兮程看着墨靖阳睡着了,她便给自己把脉了一下,好在孩子没事。

        宝宝,你可要坚持住,坚持到娘亲带你离开的日子里。

        苏兮程心里沉思着,不能继续待在这个皇宫太久,这墨靖阳随时都让她侍寝什么的,这对她一点都不好,苏兮程想着,墨靖阳醒来看着她一脸凝肃的样子,他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别想逃走。”

        听到墨靖阳的声音,苏兮程立刻紧张了起来,他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才没有想逃呢。”

        “那就好。”

        墨靖阳起身站在苏兮程的面前,苏兮程看着他的眼神,心里不悦着。

        自己有手有脚的,非要我来伺候,看我不整死你。

        苏兮程帮着墨靖阳穿好衣服,然后,拿起墨靖阳的腰带给他系上,她用力的抽紧着,墨靖阳瞬间感觉到呼吸不畅,苏兮程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紧吗?”

        “不紧,甚好。”

        甚好是吗?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苏兮程用力的给他系上,墨靖阳狰狞着,然后说道:“行了,行了,你不用了,朕自己来。”墨靖阳调整了一下腰带的宽松度,整理好之后回头看了看苏兮程,然后怅然的离开了。

        苏兮程恨不得刚才他走之前绊他一脚。

        “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该死的墨靖阳,不行,我不能被他在这么的欺负下去。”苏兮程沉思着,紧接着对着绿萝说道:“绿萝,你把霍裕给我找来。”

        “小姐,如今我们在宫中根本就不方便走动,而且门口还有人看守,让大将军来,岂不是会找人嫌疑?”绿萝凝肃的说着,苏兮程看了她一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她腹中的孩子可不能在拖着。

        苏兮程沉思着,想来想去,她只能铤而走险了。

        “既然这样,绿萝,去拿火把来。”

        “小姐,拿火把干嘛?”绿萝一脸的疑惑着。

        苏兮程看了看她:“自然是烧了这寝宫,我倒是要看看,到时候皇宫闹的一团乱,谁还会主意到我?”苏兮程凝肃的说道。

        绿萝摇摇头,紧接着对着苏兮程说道:“小姐,您这个办法不通的,虽然着火是能让皇宫引起大乱,可是皇上也一定会来,第一时间肯定先会关注小姐,而不是这个火。”绿萝对着苏兮程说道,苏兮程听着到也是。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到底该怎么办?”苏兮程一脸的忧愁,听到门外有声音,她走了过去,见到是徐嬷嬷,苏兮程立刻开心了起来。

        “徐嬷嬷。”

        徐嬷嬷见到苏兮程比划着手势,苏兮程看了看徐嬷嬷拿着篮子,她立刻就明白了,徐嬷嬷又给她拿来了好吃的。

        门口的侍卫拦着徐嬷嬷进来,苏兮程一脸的凝肃对着侍卫说:“你们还不让徐嬷嬷进来?”

        “皇上说了,闲杂人等不能进入。”

        “不能进入,那之前的苏芸是怎么进来的?皇上刚从我这里离开,我虽然还没有正式的被皇上册封,可是,你们也看到了,皇上对我,可跟对苏芸可不一样的,你们就不怕皇上得知了此事,你们惹我不开心,皇上怪罪于你们?”苏兮程凝肃的对着他们说道。

        侍卫不敢多言,只好让徐嬷嬷走了进去,苏兮程拉着徐嬷嬷的手来到了屋内,然后开心的抱住了徐嬷嬷,在徐嬷嬷的怀里撒娇着:“徐嬷嬷,你怎么来了?给我带什么好吃的?”苏兮程笑着问着。

        徐嬷嬷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打开篮子,里面是桂花糕,苏兮程看到之后开心着。

        “徐嬷嬷,这个桂花糕是您亲自做的吗?”苏兮程询问着,徐嬷嬷点点头,苏兮程随后立刻吃了起来,点点头,真的很好吃。

        “徐嬷嬷,谢谢你,如今我都这样了,你都还愿意给我送吃的来。”

        徐嬷嬷手不断的比划着,意思好像是,只要她想要吃,徐嬷嬷都会给她带来,苏兮程眼里全都是笑意点点头,墨靖阳正想着回来在跟苏兮程说几句话,看着屋内的情景,他脸上默默的露出了笑容,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苏兮程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墨靖阳的脑海里,一直都是苏兮程刚才的笑容,他独自一人走在这个皇宫之中,原来坐上了帝王之位,会是如此的孤独,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不能时时刻刻的见面,接下来,他应该去太后那里。

        “皇上驾到。”太监喊着。

        太后听到墨靖阳的到来,镇定的坐着等待着墨靖阳的到来:“参见太后。”

        “皇上来哀家这里,是为了何事?”太后看着墨靖阳询问道,墨靖阳冷笑了一笑,随后说:“并无其他事,就是来看望一下太后,太后住在宫中可有习惯?宫女太监可否伺候好太后您?”墨靖阳说着,眼里却盯着太后的脸,时刻观察着太后。

        太后只是一笑而过:“皇上多虑了,哀家一切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