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7章你为女帝,我为妃

第7章你为女帝,我为妃

        皇宫——

        “启禀皇上,发现敌军已经攻打进来了。”

        “什么?领兵之人是何人?”墨靖阳凝聚的眼神质问着士兵,通报的士兵紧张的说道:“领兵之人,正是昔日的王妃。”

        程儿?她真的攻打皇宫里来了?墨靖阳冷笑了一下,然后命人弃兵投降,开放城门让苏兮程等人进入。

        城门缓缓的打开,苏兮程看到墨靖阳居然投降,他就这般不愿意跟她,痛痛快快的打一架?苏兮程带着军队往城内走去。

        百姓们恐慌不已着,曾经,这里多么的繁华热闹,如今都战战兢兢的站立着两排,苏兮程一路进入了皇宫。

        见墨靖阳在大殿之中,早已准备好退位之事,墨靖阳走到了苏兮程的面前,看见她的那一刻激动不已着。

        “程儿,你果然没有死,你想要的,朕都给你。”

        随后墨靖阳便下跪在苏兮程的面前,喊着:“恭祝女皇陛下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墨靖阳说着,众大臣恍惚着,自古以来,哪有女子称帝的道理。

        李尚部书郎站了出来:“岂能由女子称帝?这不是要乱了朝纲不成?”

        “苏兮程乃是靖沅郡主唯一血脉,有何不得当的了帝王?李尚部书郎,看来你还不理解大势已去,皇上都向女皇跪拜,你岂能敢对女皇不敬?”

        霍裕从外面走了进来,对峙着李尚部书郎,墨靖阳看到霍裕进来,心里也明白着,苏兮程早就谋划好了这一切,他才是她的一枚棋子。

        苏兮程冰冷的回头看着李尚部书郎,拔出霍裕佩戴的剑,一剑封喉的将李尚部书郎给杀了,血液沾染了她的眼角,却丝毫不眨一下眼睛。

        她缓缓的坐上了龙椅,冰冷,高贵的居高临下,对着在场的每一位说道:“还有谁不服的?也不差一个。”苏兮程警告着他们,在有多说话疑虑,或者反对,就是跟李尚部书郎一样的下场。

        众人不再多言,而是恭恭敬敬的向她下跪问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到他们听话的样子,苏兮程嘴角微微一笑:“即日起,后宫的嫔妃一切都解散,放出宫,还有墨靖阳封为宠男,服侍朕左右。”

        苏兮程说完便离开了。

        她来到了养心殿中,看着墨靖阳平日里所休息的地方,如今成为她的,她翻阅的看着屋内的一切,墨靖阳按照曾经女子的一切礼仪,居然安排在了他的身上。

        他沐浴完之后,简单的淡薄的衣裳,来到了苏兮程的面前,苏兮程见他的那一刻,依旧如此的让人着迷,和这身材。

        “你们都退下,由他一人便可。”

        “是。”

        宫女退出了门外,苏兮程见无他人,冰凝的眼神对着他说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服侍?”苏兮程冰冷的说着。

        墨靖阳见到她激动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无论她对他做什么,他都会顺从着她:“女皇刚入宫,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臣一起?”

        苏兮程缓缓的转向了他,然后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顺着脸颊到他的脖子和那性感的喉结,调戏着墨靖阳,让他的身子不得不产生了感应。

        “服侍朕沐浴。”

        苏兮程撑开着手,让墨靖阳为自己脱下衣服,墨靖阳只是嘴角一笑,这一年来她便了许多了,变得陌生了,也更加的有趣了。

        苏兮程躺在木桶中泡着热水澡,闭上双眼说着:“给朕搓背。”

        “是。”

        墨靖阳很温顺着,顺从着苏兮程说的,苏兮程有些不耐烦着,他为什么就不能跟她吵一架,或者抗拒她也行,就这么的心甘情愿的为她驱使吗?

        她握住了墨靖阳的手,然后推开了他:“去给朕倒杯水来。”苏兮程冰冷的说着,墨靖阳依旧恭恭敬敬的给她递水。

        生气的苏兮程只好从木桶中走了出来,墨靖阳正端着茶给她,苏兮程将茶给倒了,杯子落在了地上,墨靖阳紧张的说着:“程儿,你这是?”

        “你不是早就看光朕的身子了,何必还在这里装,把朕满意舒服了,朕就答应你一件事情,这对你不亏吧?”

        苏兮程手不断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挑逗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墨靖阳见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红帐裳萝,沾染着每一次,直到春暖花开……

        “程儿,为夫真的好想你,你怎么能这般忍心的将我丢在这里?”墨靖阳占有欲的站着她,苏兮程反应过来之时,她居然在下。

        她反攻着他:“朕说了,你要让朕满意为止,看来你还是不行。”听到不行二字,墨靖阳便想方设法的满足与她。

        这一年来他的体能越来越有力了。

        看来你的身子恢复的不错,苏兮程随后将他踢下了床,并且让人将墨靖阳给关在了别院里:“墨靖阳恃宠而骄,出言不逊,打入冷宫,没有朕的允许,不得出冷宫半部。”

        看着墨靖阳被带走的那一刻,苏兮程松了一口气,在这样子下去,身子迟早会被他折腾的乏累。

        休息好的苏兮程,来到了苏芸所住的地方,当她进去的那一刻,她想不到苏芸居然会有孩子,小孩子的模样到是长的可爱。

        苏芸见到苏兮程的那一刻,她看着她说道:“苏兮程,你还没有死?”

        “当初你要来杀我,可是我还活着,想不到你还有孩子了?”苏兮程笑着说道,苏芸冷笑了一下,然后对着她说:“苏兮程,你别高兴的太早,你如今身为女皇,可是,我怎么看来你一点都不开心?你身边连个真心对待你的人都没有,可是我有儿子,是,是墨靖阳的。”

        苏芸故意刺激的苏兮程,心爱之人背叛的滋味很不好受吧,苏兮程听到这孩子是墨靖阳,她冰凝的眼神直视着她说道:“别糊弄朕了,虽然我不在宫中,可是,墨靖阳的一举一动,我还是清楚的很,这个孩子,该不会是墨靖宇的吧?墨靖阳之所里让你留在宫中,只不过是因为看在这个孩子份上。”

        “你还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所说的吗?”

        “你胡说什么?这孩子就是墨靖阳的,我做为他的生母,我岂能不知道他的亲身父亲?”苏芸紧张的说着,从她慌张的眼神中,苏兮程更加的确定,这孩子不是墨靖阳的。

        “墨靖阳不废除你,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可是,你陷害墨靖宇,与你发生关系,苏芸,你当真朕会不知道?罢了,既然你不承认,那朕自然会让你承认。”

        “来人,将她送往墨靖宇哪里去,包括这个孩子,并且,让墨靖宇,一定要雨露均沾,可不能亏待了我们的绮罗郡主。”

        “是。”

        侍卫将苏芸带出了皇宫,又一次的将她带回了那个破旧的地方,而起落见到苏芸的那一刻,她立刻拿出了鞭子在苏芸的身上抽打着。

        苏芸想要反抗,却早已被苏兮程逼迫吃下药,让她只能变的柔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着。

        墨靖宇更是被绮罗折磨的不成样子,而此时这孩子如今才只有三岁,但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苏芸好几次想让他帮帮自己,却被苏兮程早已收买,他想要什么苏兮程便答应什么。

        素神医来到了苏兮程的身边,短短几日,苏兮程便在皇宫中杀大臣,折磨姐妹,残暴不仁,她对着苏兮程说道:“程儿,收手吧,这样下去,你会崩溃的,而且,你这样滥杀无辜,迟早会国破家亡的。”

        国破家亡?她懂什么?她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都是对朝廷有危害的,岂能说放过就放过。

        “娘,朕看你是忘记了,这里谁说了算?”

        “苏芸可是你的姐姐,你这样对待她,就不怕天下人说你的不是?帝皇可是不能有污点的。”素神医说着,苏兮程看着她随后说道:“姐姐?她可有把我当成妹妹过?祖母死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伤心,朕被罚之时,她毫不客气的对朕下手,娘,你这些妇人之忍,别在我面前。”

        苏兮程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本以为墨靖阳被关在冷宫之中,他能安分点,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也会做如此幼稚的举动,居然也会翻墙?

        苏兮程一脸的冷笑着,在冷宫的围墙下,她冰冷的说道:“上面好玩吗?”

        墨靖阳一脸的尴尬,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翻墙,而且还在自己心爱的女人的面前出丑,他顾不了太多了,立刻委屈的说着:“程儿,程儿,救救我,我下不来了。”

        “放肆,你不知道规矩吗?该称呼朕什么?”苏兮程冰凝的说着,看着墨靖阳坐在墙上,她心里偷乐了一下,墨靖阳随后立刻说道:“女皇,陛下,程儿,我的好娘子,你就救救我吧。”

        随后墨靖阳故意的从围墙上摔下来,苏兮程见他摔下来,着急的立刻双手将他接住,墨靖阳就像个小娇妻一样,乖乖的听话的躺在苏兮程的怀里。

        苏兮程一脸的无奈着,冰冷的说:“你还不下来?”

        “女皇陛下,臣腿软了,下不来。”

        墨靖阳一脸的委屈的说着,苏兮程无奈着,然后将他抱进了冷宫,这个冷宫确实有点冷,苏兮程感觉到一丝的寒冷,看着墨靖阳连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还是那一件服侍她时候穿的,这么单薄,岂不,刚才将他拖出去的时候,都看到他的身子了?

        “朕问你,你刚才被侍卫脱出的时候,你就穿着这一件衣服?”苏兮程询问着墨靖阳,墨靖阳随后点点头,苏兮程瞬间阴沉了脸。

        “那朕在问你,来这里的时候,可还有其他人看见你被侍卫带进来?”

        墨靖阳看到苏兮程紧张的样子,看来她还是对他挺在意的,墨靖阳深思了一会,对着苏兮程说道:“好像有不少宫女看见了。”

        什么?苏兮程惊讶的起身,墨靖阳偷笑着,看来她是真的在意着他。

        “朕知道了,朕叫人给你送几件衣服,还有,以后除了朕以外,你不许在穿这件衣服在人前,真不知道廉耻。”

        “是,程儿,你别这样,如今现在你为女皇,我就乖乖的做你的宠男。”

        宠男?这是墨靖阳说出来的话吗?为何,他撒娇起来的样子,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亲吻他,等她再次清醒过来之时,看着墨靖阳得意的样子。

        “放肆,墨靖阳,别以为朕不会罚你。”苏兮程紧张的对着墨靖阳说道,墨靖阳听到立刻认错着:“女皇陛下,臣知错了。”

        苏兮程没有在说他,而是立刻转身离开了冷宫,墨靖阳偷笑着。

        程儿,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何时?还是那么的可爱。

        绿萝见苏兮程走了出来,她立刻关心问候着:“女皇陛下,您怎么出来?靖妃没事了吧?”绿萝小心翼翼的说着,苏兮程眼神看着她,什么靖妃?这丫头到底在说什么?

        “绿萝,你怎么可以这般出言不逊?”苏兮程冰凝的说着绿萝,绿萝立刻闭上了嘴巴。

        靖妃,这个倒也不错嘛~墨靖阳,别以为这样子,我就能原谅你,太便宜了你,苏兮程心里想着,然后边走边看着皇宫的每一处景物。

        物是人非,虽然这里的摆件都没有变化,可是好像没有以前的热闹了。

        苏兮程的心情失落着,绿萝不敢吭声,只是搀扶着苏兮程在御花园赏花着,然后对着苏兮程说道:“陛下,奴婢去准备点吃的,陛下在这里休息。”

        苏兮程点点头,也只有这里,能看看荷花,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苏兮程不经意的笑了起来。

        曾经无忧无语的样子,她是多么的开心。

        绿萝在御膳房准备着吃着,莫影终于见到了绿萝,从她的背后保住了她,绿萝一个紧张,将莫影,重重的打了一拳在他的眼上。

        莫影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对着他说道:“莫影,你这是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