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成婚后,我和病娇联手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奴才比他好

第11章奴才比他好

        嘤嘤的眼神瞬间有点不悦,他委屈的眼神看了墨靖阳一眼,区区一个奴才,居然跟他争宠,墨靖阳得意的看着他,然后,恭敬的鞠躬对着嘤嘤说道:“小主,请吧。”

        嘤嘤生气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中,见到墨靖阳的那一刻,他生气的看着他:“别以为,你服侍过陛下,就想独宠,如今,你只不过是个奴才,本宫何须要你来传授。”

        “本宫?嘤嘤小主,还没有被册封,就自称本宫不合适吧?”现在不在苏兮程的房间里,他无须跟他客气,嘤嘤看着墨靖阳,竟然如此跟他讲话。

        “陛下第一眼就看重我,我自称本宫又如何,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倒是你,只不过是废帝,也想独宠陛下的宠爱。”嘤嘤拿捏的绿茶的气质妥妥的,墨靖阳随后得意的说:“是,这点是比不上你,可是,我与陛下也是有夫妻之实,相信小主还是个处吧?”

        墨靖阳得意的说着,嘤嘤听到之后面红耳赤着,这种话,怎么在他的嘴里,一点都不害臊。

        “怪不得陛下不喜欢你,你说话都不害臊的,在说了,本宫行不行,用不着你来传授。”嘤嘤想要回到陛下的寝殿,却被墨靖阳给拦着。

        “陛下说了,让我传授给你,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陛下的喜好吗?”墨靖阳温柔的说着,嘤嘤立刻看着他:“陛下有什么喜好?你还不说?”

        墨靖阳得意着,这个野男人,看来很在意第一次的侍寝。

        不如,就送给他点礼物好了,程儿最讨厌的就是服侍她的时候,从脚上开始,墨靖阳偷笑着,然后点点头,嘤嘤总觉得墨靖阳没安好心。

        “陛下的喜好就是吻足。”

        吻足?“何为吻足?”看来是个小白,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些话本之上的说讲的,曾经他的程儿说,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因为这个不干净,若是,他真的去这个服侍,程儿会不会大发雷霆的,将他打入冷宫。

        “所谓吻足,就是陛下的脚……,然后在……”

        ……

        “记住了没有,陛下蹙眉一下,说明还可以,若是笑了,就是不喜欢的意思。”

        墨靖阳诓骗着他,嘤嘤听着怎么这么不靠谱?从来没有听说过,蹙眉是开心可以的意思?笑了就是不开心,不喜欢?

        “你可别骗我?”

        “我岂能骗你,你是小主,我算的了什么?你若是不相信,也可以不试,到时候陛下生气起来,可不是这么简单了,我就是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不是摆在你面前吗?”

        “我跟陛下啊,各种的恩恩怨怨啊,都是因此而起……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现在我还不是沦落的如此,信不信有你。”

        墨靖阳诓骗着他。

        程儿是我的,休想有什么?墨靖阳随后坐在了床边,嘤嘤看到之后立刻对着他说:“这不是你能坐的地方。”

        “呦,只允许陛下坐吗?陛下让你跟我学,你不跟我来点什么?你知道服侍陛下的时候,手要放在哪里?能让陛下舒服,不难受吗?”墨靖阳振振有词着,嘤嘤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好听从墨靖阳的话坐了下来。

        墨靖阳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眼神中一万分不情愿的让他躺下来,可嘤嘤却没有懂他的意思?墨靖阳一脸的无奈着。

        “躺在我腿上。”

        “什么?不可。”

        “你以为我想?女皇陛下最喜欢就是男人服从与她,你若不这样,难不成让陛下服从与你?”墨靖阳犀利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嘤嘤立刻摇摇头,听话的躺了下来。

        墨靖阳仔细看着他的脸,似乎确实比他的好看着许多,他伸手将他的腰带解开,嘤嘤紧张的抓住了他的手:“你要对本宫做什么?”

        “我自然是在学陛下接下来要做什么?你若是唯唯诺诺的样子,还没开始,陛下就把你拖下去了。”墨靖阳说道。

        嘤嘤此刻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手松开了墨靖阳的手:“手放在我胸前。”

        此时的嘤嘤脸已经面红耳赤着,墨靖阳盯了他一眼,嘤嘤听话的将他的手放在了墨靖阳的胸前,然后对着墨靖阳说:“陛下会喜欢这样子吗?”

        “记住了,抚摸陛下,可不能这么生硬,需要温柔,揉乱的安抚,就像这样子。”墨靖阳在嘤嘤的胸前自然的抚摸着,挠着他的心弦。

        这小子身材还不错,要是被程儿看到了,岂不是要跟我平起平坐了?程儿一向最喜欢这等身材,八块腹肌,可软可硬。

        墨靖阳瞬间有些不悦,在看看自身的,似乎还真的差了点什么?

        只是突然见,似乎有什么东西凸出,墨靖阳看向了一边,然后斥责着:“放肆,你岂能这种定力都没有,陛下若是被你吓着了可怎么办?”

        “我也只是第一次,你何须凶我。”现在的嘤嘤更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样,被大灰狼吃的死死。

        墨靖阳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让他起身:“记住了,刚才出现的错误,不能出现在陛下的面前,即便陛下在怎么撩拨你,或者陛下的魅力,你也要学会矜持,宫中的夫德,你应该有学过,陛下没有说行之前,可不能对陛下不敬。”

        “是。”

        随后,墨靖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时不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被他整的不成样的嘤嘤。

        “你整理好衣服之后,便服侍陛下吧,还有这几点注意事项。”墨靖阳将写好的注意事项放在了桌子上便离开了。

        苏兮程一直派人盯紧着这里,听到墨靖阳对嘤嘤做的,她不经意间笑着。

        墨靖阳,墨靖阳,也只有你敢怎么欺负嘤嘤,换做旁人,谁敢欺负嘤嘤,不过这个傻嘤嘤,该不会真的听从墨靖阳的话来服侍朕吧?

        苏兮程可不想这样子,随后,她立刻叫人把墨靖阳叫来。

        墨靖阳来到了苏兮程的面前:“陛下。”

        “墨靖阳,朕让你教嘤嘤,怎么样了?嘤嘤学的还可以吧?”墨靖阳听到之后心里又不舒服着,才多久,就这么想要见那个嘤嘤?

        “陛下,你就一点都不想念奴才吗?奴才可是很想念你呢。”

        “你?你又没有嘤嘤的脸庞,也没有嘤嘤的身材,朕要你有什么用?嘤嘤是众多人中脱颖而出,朕问你,嘤嘤今晚能否来侍寝?”苏兮程询问着墨靖阳。

        墨靖阳只是平淡的说:“他侍寝,能有我好吗?”

        墨靖阳立刻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接着说道:“陛下刚才不是一直有人看着我吗?陛下何须又来问我,再说了,这里是我亲手布置的,岂能给别人做嫁衣?”墨靖阳温柔的说道。

        苏兮程用力的将他推开。

        “又不是朕让你做这些的,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罢了,今晚,嘤嘤必须来朕的寝殿。”苏兮程冰冷的说着,墨靖阳看着她,失落的表情,缓缓的又一次将她保住。

        “程儿,就不能好好的说说话吗?那个小奶狗有什么好的?”小奶狗?苏兮程一脸的茫然,这个称呼倒是很稀奇,他是怎么知道这个称呼的?嘤嘤的称呼为小奶狗,好像是不错。

        苏兮程转身看向了他:“罢了,你先退下吧。”

        墨靖阳只好告退,但从苏兮程的眼神中能看出来,苏兮程今晚应该不会在传嘤嘤。

        墨靖阳得逞的表情偷笑了一下,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莫影见到他偷笑的样子,莫影询问着墨靖阳:“王爷,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不想让那个人侍寝罢了。”

        “王爷说的是嘤嘤小主?”

        莫影疑惑的眼神看着墨靖阳,墨靖阳用力的拍打了他的头,然后对着他说:“什么小主不小主的,这个是程儿给他的称呼,嚣张的很,若不是我教他侍寝,他能跟程儿单独的机会。”

        “王爷,你教他侍寝?你不是不想让他跟陛下在一起吗?怎么还教他?”莫影不解着,墨靖阳一脸无奈:“能有怎么办?若不是这样,今日程儿早就被这个小子吃干抹净了,我只是拖延时间,程儿今晚不会在传见他了。”

        墨靖阳笑着说道,莫影看着他,看样子他的进展很顺利。

        “王爷,你要是没事,就休息一会,既然陛下不会传见嘤嘤小主,万一传见王爷你,王爷可也要好好的准备。”

        听到莫影说的,墨靖阳这才想起来,差一点就要把大事情给忘记了,那个嘤嘤的身材比他的好,墨靖阳立刻在房间里锻炼着身体,他就不相信了,他会比下去。

        莫影第一次看到自家王爷如此注重自己的身材,莫影蹲下身看着墨靖阳锻炼,墨靖阳一脸的茫然:“你看着我做什么?干你的活。”

        “王爷,属下从来没有见过,王爷您如此在意自己的身体?以前王爷您可没有这样过?”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在不努力点,我娘子都快跟人跑了,自然要荣获娘子的心芳。”墨靖阳说着说着露出了满脸的幸福。

        莫影受不了这样的王爷,只好走出了房门,无意间碰到了绿萝,他见到绿萝便上前问好:“绿萝,陛下怎么样了?”

        “挺好的呀,你整天无所事事的在干嘛?”

        “我每天都很忙的,这不刚要去御膳房,给王爷弄点补身子的汤。”莫影说着,绿萝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往日他只会打打杀杀,这要是他炖的汤能喝不?

        “莫影,你何时会炖汤了?”绿萝询问着莫影,莫影一脸的无奈着,自从王妃登基之后,就再也不用男子了,他自然把女子会的东西,他也都会了。

        “哎,自从陛下登基之后,这女主内的东西,全都教给了我们男子,我会做这些有什么奇怪的?”莫影解释的说道。

        绿萝点点头,这倒也是,如今是女子的天下,绿萝随后嘴角微微一笑着,然后立刻将手中的针线活交给了他。

        “这些都是很好的面料衣服,这里都有洞,就交给你补修好。”绿萝笑着说道,莫影看着一大捆布,他立刻摇摇头。

        “我不要,绿萝,这个活应该是你的吧?”莫影一脸疑惑的问着,绿萝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冰冷的说道:“是我的又怎么样?别忘了,今日不同往日,以前你们男子如此嚣张,我们女人有说话的权力吗?让你补补东西,已经对你很好了,要不然,你就向他们早晚都要累死。”

        绿萝手指了指远处的行者库,莫影走了过去,看到里面做苦工的都是男的在干,莫影哽咽了一下:“莫影,你算不错的了,你起码还有命根子在,皇宫里,男的岂能会留这个?”绿萝诡异的笑容说着,莫影立刻点点头。

        “我觉得,这些活一点都不累,我先回去干活了。”保住命根子比较重要点,这些布算的了什么,补就补,大丈夫能屈能伸,才是真正的男人。

        莫影默默的鼓励着自己,可是刚拿回去没有多久,放在桌子上的补,他瞬间有点后悔。

        怎么会有这么多布?该不会是臭丫头戏弄我的吧?我要缝补到什么时候啊?莫影看到这些针线活,头就疼,生气的将布都推到了地上,趴在桌子上愁眉苦脸着。

        绿萝特意的拿来了点心,看到莫影把布都扔在了地上,她生气的质问着莫影:“莫影,你这是干嘛?好啊,前脚答应的好好的,后脚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我还特意的给你弄吃的来,看来不用了。”绿萝生气着。

        莫影着急的立刻解释说:“绿萝,不是你看的这样子,我只是刚从王爷那里回来,累了,布是不小心掉到地上的。”莫影着急着。

        绿萝随后对着她说道:“我不听,你别给我狡辩了,哼,别吃了。”

        绿萝把做好的豆花脑拿了回去,莫影只能在房间里欲哭无泪着,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又不知道要多久,这丫头才能原谅他。

        莫影心中很是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