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天王啊在线阅读 - 第七章:童年阴影系列的节目

第七章:童年阴影系列的节目

        标题党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

        当然,恨意更大一点。

        但不可否认的是。

        站在媒体公司这个角度来看。

        他们是特别喜欢标题党这种模式的。

        因为这种模式引来的流量是无法想象的。

        简单举个例子。

        正常一篇普通新闻报道。

        撑死三千个人观看,可你更换一下标题。

        前面加个【震惊!】【沸腾!】【卧槽!】【恐怖!】,等等前缀后,你会发现浏览量最少要翻十倍!

        又好比如一些网络小说。

        明明这一章很水,很普通,但作者鸡贼啊。

        标题取个【震惊全场!】。

        本来读者都会选择跳章,结果看到这个标题后,一下就忍不住的点了进去。

        等看完之后,立马就知道自己上了大当了!!!

        这那里是在写高潮故事啊,这是在铺垫爽点。

        但没辙。

        钱已经付出去了,当也吃完了,除了吐槽几句啥也不能做。

        而最气愤的是。

        明明知道是标题党,明明心里已经有预感,但还是忍不住手贱点了进去。

        天天上几当,当当还一样。

        这就难受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

        站在读者的角度来说,很难受。

        站在作者的角度来说,很高兴!

        同理,对于所有媒体公司来说,他们可不在乎流量是怎么来的,观众们是不是受骗了。

        这些,他们都不在乎。

        他们只在乎流量能不能来。

        因此。

        标题党已经成为了一个风向。

        但凡从事媒体工作的人,首先要掌握的就是如何取出一个好的标题出来。

        再说林远。

        他方才因标题党三个字,突然想到了前世一个十分经典的节目。

        这个节目是前世江省一套,在2005年上线开播的。

        其名《传奇故事》。

        可别小看了这个节目。

        在林远前世的时候。

        这个节目一开播。

        就以奇迹般速度拿下了全国卫视冠军。

        在此之前,江省一套是属于除本省以外,无人问津,无人在意的地方台。

        然而就是依靠这个节目。

        它直接冲到了全国卫视冠军这个位置上。

        这一点,谁也没有想到。

        包括江省本地人都没有想到过。

        而这个节目为什么能这么火呢?

        作为从小追看节目长大的林远很明白原因。

        首先,这档节目在前世的时候是被誉为《童年阴影系列》。

        主打的风格是灵异悬疑恐怖。

        在这个属性下,能吸引的用户就十分广泛了。

        上到七十岁的老奶奶,下到十来岁的年轻人都会看。

        其次,节目策划人属实是把标题党这三个字给玩明白了。

        节目能爆火。

        主要原因就是策划太会取标题了。

        对方取的标题有多强?

        直至今日,已经有十来年,没有看过这档节目的林远,现场还能回忆起几期的标题出来。

        《建在乱葬岗上的新小区,每到凌晨十二点便传来女声的哭泣...》

        《深山惊现湘西赶尸人,是世外高人还是另有玄机?》

        《花季少年被水鬼迷惑?每日竟盯着水库发呆!》

        ......

        标题一出。

        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恐怖。

        但更多的还是吸引住了观众的目光。

        不管害不害怕,好奇心是深深的被勾住了。

        所谓好奇心害死猫。

        再强大的猎奇心之下。

        几乎没有观众愿意离开,大家都愿意等到节目开播之际,然后缩在被窝里看。

        正因为如此。

        这档节目开播后就火爆全国。

        成功的拿下了卫视冠军。

        林远回忆到这个节目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分析起来。

        他认为,这档节目是目前最能帮助宋嘉然解除危机的节目。

        其原因主要在于。

        第一,成本低。

        第二,制作简单。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从策划到上线撑死一个礼拜就能搞定。

        不过,林远并没有直接就做出决定。

        他对这个节目还是有点担心的。

        这档节目虽然在博人眼球这块无敌。

        但节目本身也有一定的诟病。

        其诟病就是标题党太严重了!

        拿之前回忆起的标题来说。

        《建在乱葬岗上的新小区,每到凌晨十二点便传来女声的哭泣...》

        乍一看,是不是以为闹鬼了?

        但实际上,节目到了最后公布的真相是。

        一个女高音员因嗓音受损失眠睡不着,然后不死心的在晚上练嗓子。

        损坏的嗓音再加上家里隔音效果不强,所以让人听到的就像是在哭。

        真相一公布。

        观众们傻眼了。

        一个个愣住了。

        紧接着就开始骂娘了。

        素质好点的来一句,无语。

        素质差点的就是国粹了。

        因此,这档节目面世以后,就是褒贬不一。

        支持的观众认为,通过这种层层剥析的方式去讲解新闻,还是挺有趣的。

        尤其是增添了恐怖悬疑灵异元素在里面,简直就是胆小又爱看之辈的福音。

        反对的观众则认为。

        这和骗子有什么区别?

        忽悠半天,看了个毛?

        再口碑两极分化之下。

        记忆中的《传奇故事》做出的选择是偶尔录制一些正常的新闻,穿插着来。

        这个行为虽然让口碑稍微好了一点点,但流量却丢了一大半。

        看着流量少了一半。

        节目组也不管骂不骂了,继续保持原样。

        慢慢的他们证实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别看观众嘴巴上骂的狠。

        该看还tm的会看。

        什么口碑?流量才是王道!

        想到这里。

        林远心中也吐槽了自己几句。

        “玛德。”

        “口碑差不差管我屁事?”

        “我只要帮宋嘉然解决危机就行。”

        “反正别人骂的又不是我,是春风电视台罢了。”

        “就这么干了!”

        做出了决定后。

        他并没有着急去找宋嘉然,反而是坐在电脑面前,慢慢的打开了蜘蛛纸牌。

        事情想通了,那接下来就是摆烂时间啊。

        自己要是不摆烂,怎么对得起自家老婆的身份?

        所谓。

        摆烂一时爽,一直摆烂一直爽。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下午四点半。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最后一个小时。

        再即将下班时间时。

        林远也从蜘蛛纸牌的游戏换成了扫雷。

        倒不是他不想玩其他游戏,主要是这些电脑都是企业定制机,配置很差。

        玩不了游戏。

        尤其是办公室的网速很慢。

        别说下载游戏了,下载几个小视频都有人吐槽网速怎么卡了。

        “咳咳”

        也在林远犹豫点扫雷游戏上那个方格时,一阵咳嗽声在他身后响起。

        几乎刹那间,林远就关闭了扫雷游戏。

        嘴里也不由嘀咕起来。

        “这破电脑得修一下了,好端端的自己都学会打开小游戏了。”

        嘀咕完,他转身看向后面的李组长。

        看到对方的瞬间,林远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组长好!”

        面对略显浮夸的演技。

        李海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摸鱼就摸鱼,装个毛啊?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搁着跟谁玩聊斋呢?

        秉持着电台不是我家的,我就是一个高级牛马的心态,李海面容和煦的看着林远道:“林远,你做好了决定吗?”

        “额..容我在想一晚,明天回答您!”林远没有犹豫,直接回答起来。

        现在的他想要帮助宋嘉然,自然不会接受台里的安排了。

        “噢..好好好,难得见到你这般沉稳的人,不错不错,大有可为啊!”

        听到对方还要想。

        李海心里已经骂娘了。

        一个新人还挑三拣四的,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了。

        但谁让对方是台长点的将呢。

        他只能带着假笑说着场面话。

        说完,双手负立于身后,边赞许边向门外走去。

        等走进自己办公室关上门后,他对着林远的方向就是摇头不屑起来。

        嘴里也小声嘀咕着对林远真实的评价。

        “哎,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心高气傲的。”